财新传媒
位置:博客 > 关健斌 > 普京重拳打击IS的背后博弈

普京重拳打击IS的背后博弈


在叙利亚打击伊斯兰国(简称IS)的剧情在30日出现了让人目不暇接的反转,而这个反转的导演兼主演就是普京。

9月28日,普京与奥巴马利用出席联合国峰会之机举行了近两年来首次双边会晤。普奥会后,普京专门抽时间搞了一次记者会,他被问及叙利亚问题时说,“我们与美方有共识,即必须加强我们的工作,哪怕在双边框架内。我们正在一起考虑建立相关的机制……至于俄罗斯要做什么?我想,我们或许要做一些补充的事情,为了支持那些实际执政的人。我们在思考如何帮助叙利亚军队反恐……”记者会后,普京没在纽约过夜就马不停蹄地直接返回了莫斯科。

或许,在回莫斯科的飞机上,普京思考好这些问题。或许,其实,在来纽约的飞机上,普京就早已想好了相关答案。当人们还在调侃“普奥会”时两人的笑容如何僵硬、肢体语言如何不和谐时,普京正紧锣密鼓地准备揭开一个更大的谜底……

 

俄罗斯“师出有邀”

 

莫斯科时间9月29日21时50分,俄总统官方网站称,普京当天在官邸主持召开了联邦安全会议,总结其此次纽约之行的成果,重点讨论了反恐问题。

会后,普京签署了两道总统令,一道是任命俄国防部副部长班科夫为总统代表,负责在俄联邦委员会审议总统提出的海外用兵提议时的解释说明工作,另一道总统令是任命俄总统办公厅主任伊万诺夫和副外长博格达诺夫为总统代表,也是负责在俄联邦委员会审议总统提出的海外用兵提议时的解释说明工作。这两道总统令并没有引起多少人的关注,但也正是这两条看似内容简单的总统令让俄军的“叙利亚时间”进入了倒计时阶段。

莫斯科时间9月30日10时20分,俄总统网站发布信息称,普京正式提请俄联邦委员会允许其在境外动用俄武装力量。旋即传出消息:俄联邦委员会议员一致同意俄总统普京在海外用兵。

在俄联邦委员会的闭门审议会上,俄总统办公厅主任伊万诺夫称,这里指的是动用俄空军支持叙利亚政府军打击伊斯兰国势力。这并不是出于什么外交目的,也不是要满足什么野心,而是纯粹地保护俄罗斯的国家利益。伊万诺夫同时透露,叙利亚总统已向俄总统发出了希望俄对其提供军事帮助的请求,此举符合国际法标准,俄将向所有伙伴和盟友通报俄领导的决定。

此消息一出,立即引起大家关注和猜疑。叙利亚驻俄大使哈达特发表声明称,大马士革欢迎打击恐怖分子的所有军事行动。无论是空间打击,还是地面行动。俄总统新闻秘书佩斯科夫则强调,俄将成为唯一一个跟据叙利亚政府请求、合法在该国执行行动的国家。

同时,俄方要求美方和美主导的打击IS联盟的飞机停止在叙利亚上空飞行。而美驻俄大使馆发表声明称,普京与奥巴马已达成共识,两国在该地区打击伊斯兰国拥有共同利益。美国国务卿克里在联合国安理会中东问题会议上表示,“如果俄罗斯真的是打击伊斯兰国,那么美国支持俄在叙的行动。”

 

第一轮空袭:弹无虚发

 

    这样,俄罗斯直接IS的反恐利剑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拔出,剑气逼人。就在人们猜测这把利剑何时落下时,CNN援引美方高官的话称,俄军已对叙利亚境内的目标实施了空中打击。果然,媒体和分析人士还没来得及为俄罗斯的反恐行动“读秒”,俄罗斯就已经迫不及待地出手了。不一会儿,俄国防部正式发布了消息称,俄战斗机对叙利亚境内的IS目标实施了精确打击。

莫斯科时间9月30日16时15分,俄总统网站发布消息称,普京主持召开俄政府会议,讨论俄应对2016年经济衰退问题,同时讨论了叙利亚局势和打击国际恐怖主义问题。普京在会上说,伊斯兰国早就宣布俄罗斯是自己的敌人,与国际恐怖分子战争的唯一可靠路径就是在叙利亚采取的先发制人的行动。普京强调,伊斯兰国有数千名来自许多国家的武装分子,如果他们在叙利亚得手,他们就会返回自己的祖国,包括俄罗斯。用俄独立电视台的话称,“普京认为,恐怖分子已经到了家门口了。”

普京重申,俄不会参加地面行动,也 “不打算提着脑袋卷入这场冲突”。他表示,“叙利亚军队的地面攻势持续多久,俄罗斯军队的支持就将持续多久。”随后,俄国防部在其官方网站发布了俄空军在叙利亚境内打击IS据点的视频。俄国防部的官员称,俄空军30日出去了约20架次的战斗机,对叙利亚境内的8个IS据点进行了精确打击,完全捣毁了IS在山中的军火库、补给库、物资点、通信站、指导点和输运点。所有的轰炸都是根据叙军指挥部门提供的准确情报,并事先进行了空中侦察。

 

美俄:从“沟通信息”到“共同步骤”?

 

    随着叙利亚境内IS据点的爆炸声此起彼伏,美国在叙利亚问题上的立场也出现了微妙变化。美国国务卿克里接受CNN采访时承认,美对叙利亚问题的立场有变化,即不再要求叙利亚总统阿萨德马上辞职,而主张成立过渡政府。普京的“一意孤行”在某种程度上换来了奥巴马的“回心转意”,为阿萨德政权争来了“一口气”。

    就在俄空军忙着空袭IS据点时,俄外长拉夫罗夫在纽约也忙得不可开交,他两天之内第三次与克里举行会见,以便落实普奥会达成的共识。30日,在与克里的第三次会见后,拉夫罗夫透露,俄美两国外长商定了一系列问题,包括拉夫罗夫与克里两人及俄美两国外交部门就叙利亚问题保持密切沟通;两国国防部尽快就叙利亚局势建立联系,并保持信息沟通的顺畅,以防意外发生;双方近期就政治解决叙利亚问题将采取共同步骤。

拉夫罗夫还特别强调,俄国防部长在官方网站上已公布了俄空军空袭IS据点的视频,我们的打击纯粹针对与IS有关的目标。他说,在与克里的会谈中,美方称掌握了我们打击非IS目标的证据,我请他们出示,因为我们对自己的打击目标负责。我们的打击目标是准确再准确的。

对于俄空军的“突如其来”,美国五角大楼的官员称,“这更像是干扰,而非帮忙。”不过,此人又补充道,“如果俄罗斯将帮助美方的行动,那么他们的行动将被认为是有益的。”10月1日,俄国防部的消息又称,俄正在准备对叙利亚境内IS的新一轮空袭。

 

俄民众:心态很复杂

 

俄罗斯列瓦达民调机构9月18日至21日的民调结构显示,54%的俄民众对叙利亚局势有一些了解,但并没有认真关注其事态发展;15%的被访者关注叙利亚新闻;30%的被访者对叙利亚所发生的事情一无所知。在了解叙利亚局势的被访者中,36%支持阿萨德政府、10%支持反对派、39%对冲突双方的立场都不赞成。

民调显示,39%的被访者支持俄在叙利亚危机中所持政策、33%对俄领导人在此危机中的做法不感兴趣、11%不赞成俄在危机中的所作所为、17%表示难回答。

对于俄帮助叙利亚的形式(多选题),67%的人认为俄应对叙政权提供政治和外交支持、55%认为俄要向叙提供人道主义援助、43%认为应对叙提供武器援助、41%认为应对叙利亚提供经济援助。最值得关注的是,69%的被访者反对俄对叙利亚直接提供军事支持,57%反对接收叙利亚难民。

在解读俄对叙利亚政策的目的(多选题)时,30%被访者认为“俄在保护本国在中东地区的利益和俄公司在该地区的安全”;28%的被访者认为“俄要借此巩固国际地位”;22%认为“俄在打击伊斯兰极端势力,确保自己的南部边境安全”;19%认为“俄想保住中东地区的最后一个亲俄政权”。

尽管民意相对分散,但对于普京“该出手时就出手,风风火火打IS”的果断做法,俄国内绝大多媒体都是拍手称快的,分析家和学者们发出了一片喝彩声。但也有不同声音,俄罗斯历史学家米尔斯基对俄罗斯的这场叙利亚之战的评价道:叙利亚之战:赢——不可能;输——不允许。米尔斯基在其博客中分析道,“我们的飞机和导弹并不比美国的好,我们的飞行员并不比美国的飞行员高,我们的地面侦察未必比美国人更熟悉当地情况。那么,美国人靠空袭无法消灭IS,我们就能吗?我们要思考的是,这些行动之后呢?之后,怎么办呢?”

是的,俄罗斯在忍了这么久之后,终于出手了。那么俄罗斯出手后的叙利亚局势和打击IS的局面又会如何呢?人们现在还很难给出明确的答案。

十五年前的9月份,也就是“9·11”之后,普京利用反恐暂时修补了伤痕累累的俄美关系。十五年后的9月份,普京又利用反恐倒逼美与俄“相向而行”,让反恐成为修补已经千疮百孔的俄美关系的创可贴

十五年过去,反恐依然在路上,而且越反越恐。十五年过去,俄美这对冤家纠结依旧,而且越结越死。但让人更遗憾的是,反恐已被一些人从“目的”偷换成了“手段”,而当反恐成了纠结的大国关系的创可贴,那么纠结的大国关系很可能也就成了恐怖主义的护身符……普京重拳打击IS的背后博弈


0



推荐 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