财新传媒
位置:博客 > 关健斌 > ​“命运捉弄”了俄罗斯整整40年

​“命运捉弄”了俄罗斯整整40年

 没事儿,看了看俄罗斯“第一频道”电视台今天晚上的电视节目单,发现莫斯科时间16:50播放电影《命运的捉弄》。这已经是俄罗斯“第一频道”第40次在新年之夜播放这部电影了。然而,这部影片的导演——俄罗斯(苏联)著名导演埃利达尔·梁赞诺夫却未能等到这个日子。2015年11月30日凌晨,埃利达尔·梁赞诺夫在莫斯科一家医院逝世。
    在俄罗斯老百姓心中,《命运的捉弄》好似一坛老酒,越陈越醇、越品越香,这似乎比中国每年都想着法儿地花样翻新的贺岁片有着本质的区别。今年新年至1月7日,莫斯科市还将专门举行“《命运的捉弄》展览。
  《命运的捉弄》是梁赞诺夫的三部曲之一,该片于1975年12月31日在全苏联上映后就成了苏联以及后来俄罗斯观众欢度新年不可或缺的一部分。30多年来,每逢新年前夜,俄罗斯各地的电影院和电视台都要放映《命运的捉弄》,以至于很多观众都对片中的经典对白倒背如流。不过,即使俄罗斯百姓对该片的每一个细节都了如指掌,但大家每逢新年仍都愿意坐下来再认真地看一遍。可以说,在还没有“贺岁片”概念的苏联时代,《命运的捉弄》却成了一部完整意义上的贺岁大片。
  俄罗斯人关于电影《命运的捉弄》还有一个小笑话。有人问一个小孩儿:“你多大了?”答曰:“不知道。”大人想了想换一句话问他:“那你看《命运的捉弄》多少次了。”答曰:“10次!”故此人准确判断出这位小朋友今年10岁了。
  一位熟知中国文化的俄罗斯朋友对记者说:“《命运的捉弄》被视为成年俄罗斯人在每一个新年到来之际的最重要童话。我们很难想象没有《命运的捉弄》的新年,剧中每一位主人公都已经成了我们的亲人。俄罗斯人对《命运的捉弄》的钟情,堪比中国人之于春晚。不!应该是饺子。”记者发现此言不虚,据俄罗斯电视调查机构2010年1月1日公布的最新统计数据显示,有36.8%的电视观众于2009年12月31日收看了“第一频道”播放的《命运的捉弄》。
  《命运的捉弄》讲了这样一个故事:新年前夜的莫斯科,外科医生热尼亚在结婚前与几个好友在公共澡堂里喝得酩酊大醉,糊里糊涂地错上了从莫斯科飞往列宁格勒的飞机。飞机抵达列宁格勒后,出租车司机又把热尼亚送到了列宁格勒市同一街名且同门牌的大楼前。热尼亚走上楼梯,找到了相同的门号,打开门锁便一头栽在床上酣睡起来。房主娜佳回来时不禁大吃一惊,经过一场争执总算弄清了误会,但娜佳的男友与热尼亚的女友终因这件事愤然离去,而这一对因阴差阳错碰到一起的男女主角却终成眷属。这部浪漫电影是上世纪70年代苏联最经典的喜剧片之一,该片讽刺苏联时期各地的所有住房都长得“一个样子”。
  在《命运的捉弄》热播了30年后,俄罗斯“第一频道”电视台于2005年宣布,请著名导演别克马姆别托夫拍摄《命运的捉弄》续集。在续集里,娜佳和热尼亚最终分手。时隔30年,热尼亚的儿子——康斯坦丁·卢卡申再次来到圣彼得堡的那所公寓,来寻找父亲当年的情人娜佳,却意外地和一位也叫娜佳的姑娘相识。两人也由误解到相互了解而至相爱。该片于2007年12月21日在全俄各大城市同时公映,其首映门票提前多日就被预售一空,而时任俄政府第一副总理的梅德韦杰夫也是首映式观众。据统计,《命运的捉弄》续集从 2007年12月21日至2008年1月18日的票房收入就已达5030万美元。
  尽管《命运的捉弄》续集的票房表现很不错,但似乎对它的批评声音盖过了赞扬声音。很多人认为,《命运的捉弄》续集里人物心理的变化不合乎逻辑,剧情发展带有明显的模仿痕迹,主人公的形象刻画不够清晰鲜明,影片的思想深度和艺术感染力远远不及梁赞诺夫的原版。与《命运的捉弄》相比,无悲亦无喜,幽默成为搞笑,结果既无抒情也无浪漫;没有命运,只有捉弄。俄《消息报》还发表影评称,两部影片无法作比较,这就好似比较30年前列宁格勒雪花纷飞的寒冬和今天因为温室效应产生的雨雪交加、泥泞不堪的莫斯科暖冬,这部影片让人联想起温室里人工培育的淡而无味的蔬菜水果。因此,俄罗斯老百姓在新年前夜还是更喜欢看《命运的捉弄》,而并非有着不逊票房表现的续集。
    不知,今年的观众能从《命运的捉弄》这部40岁的老片中品出什么新的味道。
   是命运捉弄着俄罗斯人,还是俄罗斯人捉弄着命运……
​“命运捉弄”了俄罗斯整整40年 ​“命运捉弄”了俄罗斯整整40年 



推荐 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