财新传媒
位置:博客 > 关健斌 > 俄缘何对“特朗普的人”如此冷淡?

俄缘何对“特朗普的人”如此冷淡?

       “特朗普的人”来了——特朗普在总统竞选期间的外交顾问佩奇128日刚一踏上俄罗斯的土地,就立刻被俄媒体盯上了。他此行的目的是什么?是来为俄美关系“探路的”,还是替特朗普“传话的”,亦或只是“纯私人的商务行”,一时引来国际观察家和媒体的热议。

佩奇到莫斯科后说,他准备在俄待到1213日,并会晤“有影响力的”俄政商人士。他此番煞有介事地“卖关子”,无疑吊足了关注者的胃口。一些有影响的网络自媒体透露,“佩奇将通过普京侧近人士苏尔科夫的助手,向俄方转交特朗普的亲笔信,而此信将列出美俄未来和解的条件。”

有趣的是,与众媒体的“热情围观”不同,俄官方却显然得漫不经心。俄总统新闻秘书佩斯科夫强调,他是从新闻中获知佩奇到访莫斯科的,俄总统办厅工作人员并没有也无计划与此人接触。俄副外长亚布科夫随后也表示,俄外交部暂时没有与佩奇会见的想法。只有俄国家杜马独联体事务委员会主席列昂尼德·斯卢茨基不排除与佩奇见面的可能性。

       佩奇者,何许人也?是美国的“亲俄派”,被一名美官员称为“莫斯科的厚颜辩护者”。此人2004-2007年曾作为美林银行的投资经理人在莫斯科工作,自称是俄罗斯天然气工业石油公司的顾问,并参与了俄远东“萨哈林—2”项目的投资活动。回美国后,他在纽约运营着一家名叫“全球能源资本”的咨询公司,业务主要涉及俄罗斯和中亚国家的石油和天然气开发,但准备筹资十亿美元参与土库曼斯坦境内的油气资源开发,但受金融危机冲击放弃。今年7月,已成为特朗普外事顾问的佩奇,应俄罗斯莫斯科高等经济学院之邀访俄。据披露,佩奇当时会见了俄罗斯石油公司总裁伊戈尔·谢钦。今年8-9月,美国中情局盯上佩奇7月莫斯科之行的行程,要佩奇解释清楚。

此次访俄期间,佩奇129日接受俄记者采访时保持着一贯的“亲俄”立场,他说,美国等西方国家针对俄罗斯石油公司的制裁“弄巧成拙”,让其他国家资本“趁虚而入”。他还表示,“美对乌克兰和克里米亚的政策是在灾难性错误信息基础之上制定的,我已看到改正这些错误的可能性。”而当俄记者随后追问佩斯科夫对佩奇上述“亲俄表态”的评价时,佩斯科夫“很外交”地说,“莫斯科在明年1月底之前只评价奥巴马总统和奥巴马政府成员的官方表态。”

可见,俄官方对这位“大西洋彼岸的来客”显得少有地“谨言慎行”,甚至可以称为“冷遇”,而这 “冷遇”似乎也透着俄罗斯对俄美关系未来走势的“冷静”。俄美关系自苏联解体后已经历了“几热几冷”,最终都难逃“高开低走”的周期率。特朗普上台后,俄媒体大都对俄美关系抱乐观态度。有媒体细数特朗普身边的所谓“知俄者”或“亲俄者”并发现,已被特朗普任命为总统国家安全事务顾问的弗林20151210日就曾现身莫斯科, 在今日俄罗斯电视台10周年台庆晚宴上普京同框出镜——在主桌上与普京同进晚餐。同桌的还有时任俄总统办公厅主任的伊万诺夫、普京新闻发言人佩斯科夫、RT总裁西莫尼亚、美绿党总统候选人斯泰因等人。

但也有些分析指出,俄美关系未来之路将是“漫长而坎坷”的。随着冷战的终结,俄美关系已从苏美之间的“均势对抗”转为“非均势对抗”。拉夫罗夫10月中旬接受《星期日时间》节目采访时承认,“冷战时是两极世界,苏联和美国、北约和华约之间存在的强硬但稳定的对抗。”《全球政治中的俄罗斯》主编卢基扬诺夫则认为,俄美对抗已不是国际事务日程的核心,但俄美当前非均势的地位之争比冷战时期更危险。

所以,俄美关系预期中的此番“改善”,更准确地说也只是双边关系“正常化”。近两年来,俄美关系一直处于“非正常状态”。奥巴马有意无意地矮化俄罗斯、俄欧媒体处心积虑地丑化普京。除在乌克兰和叙利亚等具体冲突的个别方面的有限对话之外,美国人基本拒绝与俄罗斯进行广泛磋商和切实的合作。

也正是在这种大气氛的影响下,俄国内继“克里米亚共识”之后,正迅速形成“反西方共识”,美国精英阶层和普通民众中也弥漫着“反美共识”。129日,美国中情局发表报告说,俄干预美国大选增加了特朗普当选机会。据《华盛顿邮报》引用了解内情的消息来源说,“情报机构查出同俄罗斯政府有关的个人向维基解密提供了民主党全国委员会和希拉里竞选委员会主席等人的数千份被黑客窃取的电邮。”可见,特朗普要想真心与普京“好好相处”,既要防着俄罗斯的“明枪”,也要提防着美国内精英层和欧洲盟友时不时发出的“暗箭”。

而如果说普京完全有能力根据需要转变俄精英层的“反美共识”,那么特朗普却似乎无法或者根本不可能轻而易举地转变美国精英层的“反俄共识”。正如俄外交和国防政策委员会荣誉主席卡拉加诺夫所说,“特朗普在竞选纲领中多次提及与俄的对话。但要提醒的是,美国大部分统治精英是公开仇俄的,尤其是自由派。更重要的是,特朗普并没有严肃认真的对俄计划。我们需要与美对话,需要改善俄美关系,哪怕是让它略有好转。但对俄而言,最重要的是延续自己的政策,不要受到特朗普掌权的影响”。这或许道出了俄高层当下对俄美关系改善“犹抱琵琶半遮面”的隐情吧。

俄缘何对“特朗普的人”如此冷淡? 



推荐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