财新传媒
位置:博客 > 关健斌 > 安倍的“温泉外交”难化日俄领土坚冰

安倍的“温泉外交”难化日俄领土坚冰

     129日,日本内阁官房副长官荻生田光一通过网站宣布,日方打算再赠送一条秋田犬给普京,为之前赠送的秋田犬“梦”配个“老公”,但遭俄拒绝。有网民在日本雅虎网上留言称,“对强者摇尾巴,真丢人!”就这样,俄罗斯总统普京此次日本之行还未动身,俄日之间就爆出了“不和谐”的小插曲。

    日本官方128日正式对外宣布,俄总统普京将于1215-16日访问日本。这将是普京第六次访日,也是普京第四次以俄总统身份访日。同时,这也是安倍自2006年以来第十六次以日本首相身份会见普京。据悉,为了能在自己的故乡山口县长门市好好款待远道的贵宾,安倍也是煞费苦心、精心设计。他在G20利马峰会期间对普京透露,“我准备在有温泉的日本传统旅馆里接待你。次日,我们将去东京,讨论经济问题。”

日本媒体指出,接待普京到访是安倍“秋季外交”的重中之重。其实,早在2013年初,俄日就对普京2014年秋访日达成一致,但突如其来的乌克兰危机打乱了安倍的“小棋局”,普京的“东瀛之行”不得不因日本“必须与美欧在对俄制裁上保持步调一致”而一推再推。但有意思的是,安倍在这问题上似乎比普京更着急、更上心。为了尽早促成普京此访,安倍不顾奥巴马“时机尚不成熟”的多次提醒,今年以来3次会见普京,才让普京的日本之行“千呼万唤始出来”。

其实,普京此次访日之所以如此费劲周转,恰恰反映出日俄关系的非独立性——俄日关系在很大程度上从属于俄美关系。所以,日本发展对俄关系时总难跳出“两难困境”:俄美关系好时,俄罗斯没有必要搭理日本,日本想方设法贴靠俄也靠不大上;俄美关系不好时,俄有兴趣与日本发展关系了,但日本却又不得不看美国人的脸色行事,在发展对俄关系时“蹑手蹑脚”。据日本媒体披露,美国政府曾多次通过外交渠道就普京访日一事向日提出反对意见。消息人士称,美方担心日方给予普京的“礼遇”,会传递出七国集团内部“不团结”的信号,但日方以“追求国家利益”为由没有采纳这一建议。

    可见,即便在俄美之间饱受“夹板气”,安倍仍“顶着美国的压力”,锲而不舍地推动日俄关系艰难前行。因为,他心里的盘算是,要想对抗中国,日本不能仅靠依赖美国,还要改善与俄罗斯的关系,想方设法在俄罗斯与中国之间打入楔子,为日本赢得更大的活动空间和回旋余地。

    而俄罗斯对日本则似乎拥有天然的“心理优势”,总显得淡定从容、自信自如,不是派轰炸机时不时到日本海巡航一圈,就是在择捉岛和国后岛上部署一些岸防导弹系统。其实,俄罗斯适当发展对日关系可以“一举多得”。因为,对日外交既是俄“西向外交”的微妙一环,也是其“东向外交”的重要一环。日本是西方社会一员,俄在乌克兰危机后一直想把日本作为打破西方对俄制裁“统一阵线”的突破口,所以普京此次访日对俄“突围外交”的象征意义不言而喻。同时,俄还把日本作为“东向外交”再平衡的重要抓手和远东开发的重要金主之一。俄认为,本国的“东向外交”应该是网状外交,即在发展中俄全面战略协作伙伴关系同时,也要发展同日本、印度、韩国、越南等亚太地区其他国家的关系,以显示俄在亚太地区的存在感。

    目前,俄日双方都在为普京访日做最后的准备工作。日本经济产业省大臣石原伸晃12日表示,根据安倍首相今年5月在索契会见普京时提出的8点经济合作建议,日俄正在加紧磋商具体项目,但这些项目均不会触及西方对俄制裁红线,也与北方四岛(俄称南千岛群岛)问题无关。俄总统新闻秘书佩斯科夫则表示,“莫斯科愿意进一步加强与东京的经贸联系,但缔结和平条约一事还在专家层面磋商。”

    与佩斯科夫直截了当的表态相比,石原伸晃的表态给人以“此地无银”的感觉。以经济合作为杠杆撬动俄在北方领土问题上的立场,一直是安倍对俄外交的重要战术策略。有日本媒体分析称,安倍执意向俄靠拢,也与其个人情感有关。安倍在《致美丽的国家》一书中披露了已故父亲、日本前外相安倍晋太郎为日苏谈判而努力的故事,包括安倍晋太郎推动前苏联总统戈尔巴乔夫访日等细节。19914月,安倍晋太郎抱病与戈尔巴乔夫会谈,当时陪在他身边的就是时任秘书的安倍晋三。

但个人情感代替不了国家利益,俄日关系的“死结”是北方领土问题,两国外交部数十年间反复讨论与领土问题有关的历史和法律问题。而为了实现父亲的夙愿,安倍可谓是费尽心机。他今年5月专程跑到索契与普京会谈,提议以“新方法”推进包括北方领土问题在内的和平条约签证谈判问题。安倍在会见后强调,“感觉找到了打破僵局的突破口。”今年9月,俄日首脑在符拉迪沃斯托克会谈时,双方重申以“新方法”开展和平条约签订谈判。安倍甚至表示,“逐渐看到了今后根据新方法进行谈判的具体道路。”就在普京到访前,安倍日前还在强调,”下定在我这一代为领土问题划上句号的决心迎接首脑会谈。”

一时间,两国国内气氛热烈起来:各种预测和期许接踵而至,但更多的是俄日“相关人士”的“建议”而“预警”,生怕本国领导人在领土问题上“一失足成千古恨”。

俄远东的学者和知名政治家以公开信方式提醒普京,“签署和平条约对日而言只是蓄谋已久的从俄手中要回岛屿的手段。所以,领土问题应当与经济合作问题分割开来,不让日本以许诺对俄合作的漂亮封皮来掩盖其真实诉求。”公开信称,“在即将举行的与东京的谈判中,任何轻率的举动都将对俄罗斯产生无法挽回的灾难性后果。”提醒普京记住自己说过的话:“俄罗斯不出卖自己的领土。”

日本新泻县立大学教授袴田茂树也毫不客气地指出,“和平条约可能仅仅是俄罗斯吊在马前的胡萝卜而已……”他说,“安倍政府现在对俄政策尽管热情很高,但其所追求的目标可能会产生适得其反的效果。”北海道大学教授木村汎也撰文称,“在某一时段,如果觉得中国比俄罗斯对日本造成的威胁更大,变轻率下结论决定向俄罗斯倾斜,这是万万不可取的。如果这样做的话,会耽误国家百年大计。”一位日本外务省官员则不无担忧地说,“我们国内洋溢的气氛是,马上就要实现领土回归了。但俄罗斯可不好对付。大家期待过高了。”由此可见,无论俄日关系看上去多么美、多少热络,它终究迈不过“领土”这道坎,安倍家乡的温泉融化不了日俄之间领土的坚冰。

 安倍的“温泉外交”难化日俄领土坚冰


      

 



推荐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