财新传媒
位置:博客 > 关健斌 > 俄罗斯的“三八节”过得很隆重

俄罗斯的“三八节”过得很隆重

     3月6日傍晚,刚下飞机的我给一位俄罗斯官员打电话联系采访,对方在电话里说,“这两天很忙,而且还要过节!”“过节?什么节”我突然被他给说糊涂了。“三八节啊!”对方也很吃惊地提醒道。我一下子记来了,“三八节”快到了,于是有些调侃地在电话里对朋友说,“三八节是女士的节日,作为男人你有权力过这个节吗?”对方却很严肃地说,“女士的节日要男士给过啊!”我只能说“祝你夫人、女儿和你节日快乐!”了。
    根据俄罗斯联邦劳动与就业局统一安排,今年3月8日是星期五,这样一来俄罗斯人将于3月8日开始休息,一连休3天。因此,这一周对俄罗斯人而言是一个“短工作周”。在俄罗斯,无论男女老少都特别重视三八妇女节。因为,在俄罗斯人的眼里,三八节已不是单纯的女性节日了,他们还给这一天赋予了不少情人节、母亲节、儿童节的成分。按俄罗斯人的习惯,男人在三八节前夕要主动向亲友中的女性致以节日的问候,还要给母亲、妻子、姐妹、女儿诸如香水、糖果,甚至金银首饰之类的礼物。市场研究人员称,妇女节是春天到来以后的第一个节日,它给大家带来的是春天的希望,给商家带来的则是继新年以后的“第二个购物高潮”。
    莫斯科市政府贸易与服务局的市场监测显示,随着三八节临近,莫斯科市面上的鲜花价格上涨了50-60%。其中,涨幅最大的是俄罗斯人三八节常备花——郁金香。据该局局长阿列克谢·聂梅柳科说,“如果说3月1日时一支郁金香的零售价为18卢布的话,那么近日已涨到30-35卢布了一枝了。”
    正因如此,每逢三八节前花价上涨这已是俄罗斯多年的传统了。为了缓解民众3月8日前对鲜花需求量的迅速增长。今年3月8日前,莫斯科市政府在全市临时开设了76个特殊的鲜花市场,主要销售郁金香、含羞草和玫瑰。政府希望通过这种方式来平抑本市鲜花的价格涨幅。据阿列克谢·聂梅柳科局长透露,俄罗斯民众每年用于买花的钱总计达35亿美元,而三八节是就是鲜花消费的高峰期    
    是的,鲜花是三八节送给女士们最流行、最传统的礼物。有意思的是,据俄远东城市哈巴罗夫斯克市交管局新闻中心透露,3月7日,该市的交警手里不会拿着“冷冰冰的”罚单上街执勤,取而代之的是“温馨的小礼物”。一些男交警还将专门手持鲜花上岗执勤,送给路过的女司机作为三八节的礼物。而俄符拉迪沃斯托克市公交公司还在3月8-10日期间在本市开辟了“三八节节日公交专车”,所以乘坐此公交车的女士都可以获得包括鲜花、香槟、糖果之类的礼品。
     俄罗斯最新一项调查显示,莫斯科市的男人今年准备用于购买“三八节”礼物的总开支预算超过150亿卢布(约合30.4亿元人民币)。据“三月咨询”公司近日公布的一项调查显示,在三八节期间,购买力最强的为36岁至45岁的中年男性群体,他们平均打算花费6000卢布(约合1218元人民币)给女性购买礼物。这一调查显示,在用于给女性购买礼物的全部花销中,约有超过40%用于购买鲜花,而超过10%用于购买巧克力等糖果。
     那么俄罗斯人为何如此重视三八节呢?有人说,许多俄罗斯人把这个节日理解为“开春节”,认为这一天是春节的开始。也有人称,这与俄罗斯人的民族性格有关。俄罗斯思想家别尔嘉耶夫在论述俄国文化的特征时说,“俄罗斯人犹如一个待字闺中的少女,时刻期待一个强壮的男子来征服她。”似乎,俄罗斯人就其心性而言是女性化的。
     据俄国家统计署2011年1月的官方统计数据显示,目前,俄罗斯有7600万女性公民和6600万男性公民。俄罗斯女性的平均年龄为75岁,男性平均年龄为63岁。在俄公务员队伍中70%为女性。在俄国家和各地方杜马中女性议员占14%。但俄女性平均工资是男性的65%左右。而俄列瓦达民调机构3月5日公布的民调结果显示,43%的俄罗斯人想在未来10-15年内看到本国出现女总统。统计称,75%的人支持女性参政,22%反对;66%的人支持女性担任高官。
    就在三八节前夕,俄四家媒体联合连续第二年评出了“2012俄最具影响力的100名女性”排行榜。其中,俄议会上院马特维延科再登榜首,居第二位的是负责社会问题的副总理戈洛杰茨、第三位为俄总理新闻秘书季马科娃。俄总统助理纳比乌林娜和俄著名女歌手普加乔娃分别名排第四和第五位。前十名中还包括莫斯科市法院院长叶戈罗娃、俄总理夫人斯维特兰娜及俄新社总编斯米罗纽科。值得关注的是,俄罗斯前“第一夫人”斯维特兰娜·梅德韦杰娃的排名由第四位降至第八位,现“第一夫人”柳德米拉·普京娜由13位降至41位。



推荐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