财新传媒
位置:博客 > 关健斌 > “入园难”难煞俄罗斯家长

“入园难”难煞俄罗斯家长

 

    “俄罗斯的叶卡捷琳堡市,两岁的阿尼亚在外婆的带领下来到白雪皑皑的户外玩耍,她玩着玩着就发现了在一个由铁栏杆围成的院子里有一群和自己年龄差不多大的孩子一起欢笑打闹着。阿尼亚好奇地走到铁栏杆旁,带着厚厚手套的小手抓着栏杆,瞪着一双水灵灵的大眼睛略带渴望地从外边向里面张望着。”
    这时电视画面的外话音说道,“对于阿尼亚而言,栏杆的另一侧是个童话世界,这个世界叫幼儿园,这个小女孩已经知道了这个世界的存在。只是她不知道,为什么自己不能进入这个就在眼前的童话世界。我们如何向她解释呢?她在这个区里在等待上幼儿园的孩子中间排在第1811位,而她只是近50万名等待入园的俄罗斯孩子之一。但幼儿园里却没有了地方……”这个情景是俄罗斯电视台“第一频道”11月25日晚在一档名为“周日时间”的新闻调查节目中播出的一个小片断。
    接着,电视画面又切换到莫斯科市的一个高档写字楼内,三四个适龄儿童正在一个设备还不错的房间里做游戏。这时画外音解释道,“这并不是幼儿园,而是莫斯科一家IT公司内部专设的‘儿童游乐室’。这些被称为‘商务孩子’的适龄儿童每天和父母一起来公司上班,父母白天在公司里忙碌,而孩子们在楼下的房间里等待父母的下班……”
   在这两个俄罗斯合适儿童生活片断截面之后,俄罗斯电视台“第一频道”的这期新闻调查节目提出了正在深深困扰俄罗斯年青家长们的一个老大难问题——适龄儿童“上幼儿园难”问题。而节目中所说的近50万适龄儿童“无幼儿园可上”也并非夸大其词,而是俄罗斯教育与科技部长亲口说出的官方统计数据。

 

俄罗斯深陷“幼儿园荒”

 

    11月21日,梅德韦杰夫亲自主持会议,讨论如何解决俄罗斯目前正面临的“幼儿园荒”问题。就是在这次会议上,梅德韦杰夫强调,截至2012年9月1日,俄罗斯有500万名应该上幼儿园的适龄儿童,但俄有90%的联邦主体依然存在着幼儿园紧缺的问题,他要求俄政府各部门和地方在2016年前彻底解决全面积的儿童“入园难”问题。
    会议期间,俄教育与科技部部长利瓦诺夫给出的统计数据更为精准,他说,“截至2012年11月1日,俄罗斯全国有41.8万年龄在3-7岁的适龄儿童无幼儿园可上,这比2012年1月1日时少了7万人。在俄中小城市和农村地区,儿童无幼儿园可上的问题更为突出和尖锐。”据俄教育与科技术统计,到目前为止,俄罗斯境内81个联邦主体中,只有8个联邦主体的政府妥善解决了适龄儿童的“入园难”问题,剩下72个联邦主体都不同程度到存在着“幼儿园位子紧缺问题”。
    据俄罗斯电视台“第一频道”报道称,由于政府无法在短时间内解决“入园难”问题,目前俄不少地方出现了“不合法的幼儿园”。这些所谓的幼儿园也就是一个有3间屋子的单元房,一般位于每个住宅小区某个单元楼的一层。每天,家长把自己的孩子送到这种幼儿园里,但并不知道孩子在这里每天都在做什么,更不要说学什么知识了。此报道称,这样的幼儿园如果不能说每栋楼有一个的话,那么至少也是每个小区有一个。这些幼儿园没有许可、没有相关设备,对孩子的健康成长没有根本保障。
    而在俄罗斯某些网站,上合法幼儿园的名额已成为“紧俏商品”。比如,在鄂木斯克市一个“入园名额”要值3万卢布,在库班市一个“入园名额”也要这个价。而在别尔哥罗德州,同样的名额要高达4万卢布。在一些小城市,根据幼儿园的位置不同,“入园名额”的价位也不同,在城里的幼儿园名额要6万卢布甚至更高,而位于市郊的幼儿园名额就只要1-1.5万卢布了。因为,如果家长不舍得花钱去买这个名额,那么自己的孩子就只能耐心等待着“排队”的结果,但这种等待是根本不现实的。本文开头所提到的阿尼亚的妈妈说,“如果按目前这个速度排队的话,如果排到阿尼亚上幼儿园时,她已经到了上5年级的年龄了……”

 

   普京曾在总统竞选纲领中专门为解决“入园难”问题设限

 

    一面是苦口婆心地号召、千方百计地劝说本国青年夫妇多生孩子;而另一面是近50万的适龄儿童正面临着“无处安放童年”的遭遇,家长们为此心烦意乱——这鲜明的对比从某个侧面暴露了俄罗斯政府在这个问题上的尴尬和无奈。正如俄负责教育工作的副总理戈洛杰茨在11月21日的会议上所说,“出生率增长是件好事儿!但我们要让这些孩子接受良好的培养和教育!这个更重要。”
    今年2月13日,还是俄罗斯总统候选人的普京亲自在俄《共青团真理报》发表题为《构建公正——俄罗斯的社会政策》的文章,阐述其总统竞选的社会纲领。在这份竞选纲领中,普京专门谈到俄罗斯适龄儿童上幼儿园难问题。普京认为,“俄罗斯的教育应该适应新时代的挑战。俄罗斯的普及教育取得很大成就,但目前仍面临教育质量方面的严重问题。”普京表示,“在教育存在的一系列问题中,首先,未来四年要解决入托难的问题。”普京承认,尽管俄罗斯出生率相对较低,但学前教育仍存在形式单一,拨款不足和名额紧张的状况。
    普京强调,“应该通过扩大家庭式、非公立式和合作式等新形式的幼儿园来解决入托需要排队的问题。”普京在文章中还建议,由市政一级预算向私立幼儿园的经营者和教师给予拨款支持。但据俄教育与科技部长利瓦诺夫称,民间资金对解决此问题的支持率仅为5%,要解决这一问题还是要靠政府直接支持和国家拨款。此外,一些地方政府对民办幼儿园却采取了不管不问不支持的态度,这也大大降低了民间资本办幼儿园的积极性。


 
政府很投入 问题很复杂

 

    在11月21日的会议上,梅德韦杰夫要求,俄政府必须在2016年前彻底消除“上幼儿园排队”的现象。为了实际了这一目标,俄中央和各地方政府已做了大量细致的工作,并为此专门制定的“学前教育发展特别计划”。在这一计划的指导下,俄中央政府2012和2013年财政年度每年都向各地方拨款80亿卢布(相当于2.7亿美元)。目前,已有41个联邦主体收到这笔专项拨款。
    在这次会议上,梅德韦杰夫承认,光靠中央政府财政拨款是无法彻底解决此问题的,因为据估算要想彻底解决俄罗斯幼儿园位置短缺问题需要3000亿卢布的资金支持。因此,他在要求已获得拨款的联邦主体必须要“专款专用”的同时,还命令负责教育工作的副总理戈洛杰茨和财政部长一起为解决此问题寻找新的资金支持。
    其实,俄罗斯“入园难”问题不仅仅是“硬件问题”,还包括“软件问题”。俄媒体称,即便一些民间资本可以建几家幼儿园,但这根本无法改变幼儿园教师工作低的现实问题。梅德韦杰夫要求,在2013年前实现“各地幼师工资达到本地区老师中等平均工资水平”。据统计,和2011年相比,目前俄各地方幼师工资上涨了14.5%,而各地方教师平均工资的涨幅却为47%。这表明,幼师的工资上涨速度明显低于平均工资的上涨速度。俄副总理戈洛杰茨承认,“只有真正提高幼师的工资,才能吸引优秀的老师到幼儿园工作,而现在各地方幼儿园教师的工资标准只是各地平均工资的一半左右。”
    梅德韦杰夫在11月21日的会议上强调,“我们的一些朋友在犹豫,是让孩子在俄罗斯上幼儿园,还是到大洋对岸去上幼儿园。但最终选择了俄罗斯,为什么?因为在那边的幼儿园里没有教育。他们说,那里的服务没有质量,等等。那里的幼儿园是为了挣钱的,你把孩子给他们照看,他们就给孩子几本书或者打开电话。而我们这里的幼儿园是早期教育,是教育的一部分。”而一位俄罗斯网友在这条消息下耐人寻味地评论道,“我同意,俄罗斯幼儿园是早期教育,但前提是我的孩子得有机会上幼儿园。”

鈥溔朐澳砚澞焉范砺匏辜页



推荐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