财新传媒
位置:博客 > 关健斌 > 普京反腐拿国防部长“开刀”?

普京反腐拿国防部长“开刀”?

   11月6日是个星期二,俄罗斯刚刚结束了周末和人民团结日连在一起的3天小长假。被传说身体有恙的俄总统普京已经有半个多月没去克里姆林宫上班了,而改在位于莫斯科郊外的新奥加廖沃总统官邸办公。驻克宫记者早先获得的普京6日官方活动只有一场,即出席关于俄体操和体育运动发展的会议。无疑,这一天对驻克宫记者而言将是轻松的一天

   但11月5日深夜,驻克宫的记者们却都突然接到通知,要求众记者6日早赶到新奥加廖沃总统官邸。为什么?记者们都不得而知。

6日一大清早,众记者赶到了新奥加廖沃,大家开始七嘴八舌地猜测着被突然招到此处的原由。这时,国防部长谢尔久科夫走出普京办公室而莫斯科州长绍伊古走进普京办公室,这样斯通见惯的事儿,大家都并不以为然而是继续自顾自地猜测着。

   片刻之后,众记者终于被请进了普京的办公室,当大家看到一脸严肃的绍伊古坐在普京对面时仍在猜测着什么。这时,普京说话了,很遗憾,正如你所知,最近一段时间以来围绕国防部出现了一些状况。为了给相关调查提供一个客观的必要条件,我决定解除谢尔久科夫国防部长一职。此时,在场的记者们才恍然大悟——国防部长谢尔久科夫被炒鱿鱼了,取而代之是在俄政坛上官声颇佳的绍伊古。

     对于谢尔久科夫被解职后,俄民众大多支持普京的这一决定。而俄前总理普里马科夫11月7日就表示,谢尔久科夫的去职是净化权力的开始。普里马科夫强调,我并不认为这只是一次简单的人事变动。我认为,这是俄执政团队自我净化的开始。这些与腐败刑事案件有染的人私交很好的人不应该在这样重要的位置上工作。

 

 

俄国防部长突然被炒

 

    那么,是什么让干了5年多的、俄罗斯历史上第一位文职国防部长被罢官的呢?普京所说的国防部的状况又是什么状况呢?

    其实,自2007年2月15日当上国防部长以来,被俄媒体戏称为家具店老板出身的谢尔久科夫一直是个富有争议性的人物。但由于他此前在任税务警察总局局长时对普京忠心耿耿、曾成功帮助普京“修理”不听话的霍多尔科夫斯基而深得普京信任。谢尔久科夫本人此前曾主动请辞两次:第一次是2007年9月,当普京任命谢尔久科夫的岳父祖布科夫为政府第一副总理时,这位聪明的女婿为避嫌请辞,但未获批准。第二次是2012年6月,谢尔久科夫在政府主席团会议上因国家军备采购执行不力被梅德韦杰夫总理言辞批评后递交辞呈,但再次未被批准而被责成在5天内解决问题

    这次,谢尔久科夫并没有主动请辞职。而按俄总统办公厅匿名人士的话说,谢尔久科夫直到最后一刻也不知道最高统帅的决定。普京新闻发言人佩斯科夫透露,解除谢尔久科夫职务的决定是总统一人做出的,而对绍伊古的任命是和梅德韦杰夫总理商量过的。于是,在毫无先兆的情况下,谢尔久科夫6日被叫来与普京进行了简短的会见,并被告之要下课了。这时,谢尔久科夫才知道在自己喊了两次狼来了之后,这回狼真的来了,而且来得如此之突然。

    要说突然,的确突然。就连刚刚被任命的新国防部长绍伊古在听到普京这一果断决定时都沉默了片刻后才轻轻地出了口气说,您这么决定对我而言很突然,但我会尽我所能做好一切的。而要说不突然,也不的确不突然。因为,正如普京所说,俄国防部近期的确出了不少的状况,即俄国防部直属机构被腐败丑闻缠身。

 

谢尔久科夫:曾经的女下属家被搜   曾任总裁的公司被查

 

    自今年10月下旬以来,俄各媒体争相披露俄国防部内部出现的一系列腐败案遭到相关部门调查。渐渐的,坊间的这些说法却一一变成了事实。

    10月25日一大清早,由俄总检察院调查委员会、内务部和军事情报部门组成的行动队对位于莫斯科市牛奶胡同6号的一处公寓进行了突击搜查。而在这套由13个房间组成的公寓里住着的就是国防部前产权关系局长、国防部下属公司国防服务股份有限公司董事会成员——33岁的瓦西里耶娃女士。搜查人员在这套公寓里共找到了300万卢布的现金、几大箱子的珠宝和古董、十多幅画。俄媒体称,光戒指就有120多个。

    但在这次搜查过程中,最让好事者作为谈资的并不是这些现金和细软,而是另外一个细节——就是警方对瓦西里耶娃住处进行搜查时,她的老上司谢尔久科夫在现场。有媒体报道称,谢尔久科夫所住的公寓正好在瓦西里耶娃住处楼下,所以当有谢听到相关声音时就上来看看。有媒体报道称,瓦西里耶娃早在谢尔久科夫在联邦税务警察局任局长就是其下属,谢尔久科夫转任国防部长后特地把瓦西里耶娃又调到国防部工作。让这样年轻漂亮的女士在国防部任要职,这在该部历史上从来没有过。还媒体报道称,当警方敲响瓦西里耶娃家的门时,是谢尔久科夫开的门。更有媒体披露,警方事后发现,瓦西里耶娃所住的公寓正是谢尔久科夫名下的一处房产。不过,有一点是事实,即绝大多数俄媒体都注意到了谢尔久科夫本人在警察搜查瓦西里耶娃住处的现场。这些传闻或多或少地为国防部这起还未完全理清的腐败案增加了一丝暧昧

   10月25日同一天,与瓦西里耶娃住处几乎同时被搜查的还有位于莫斯科市兹纳缅卡大街19号的俄国防部下属公司国防服务股份有限公司办公楼。这个名叫国防服务的公司于2008年组建,俄国防部对其拥有绝对控制权,其业务涉及维修和管理国防部房产与军事设备以及为驻军城镇提供服务。2011年前,谢尔久科夫一直该公司总裁。在25日的这一系列事件之后,谢尔久科夫并没有按原计划参加政府内阁会议,而只是派副手代为出席。

   也还是10月25日,俄调查委员会发言人马尔金就证实,初步调查显示,隶属于俄国防部的国防服务公司涉嫌侵吞国有资产,并有多名官员涉及原隶属于国防部的不动产、土地和股份被低价出售的案件。目前,俄检方已对5起腐败案件分别启动了刑事调查,有两名犯罪嫌疑人被拘捕。

    马尔金称,仅在莫斯科市就有8处隶属于国防部的不动产非法低价出售,相关人员因此非法获益超过30亿卢布(约合1亿美元)。其中,包括位于莫斯科市中心的国家设计学院建筑群以2.82亿卢布出售,远低于其市场价值;莫斯科市中心的另外三幢建筑物和一个地块仅以7亿卢布卖出,至少比它们的市场价低2亿卢布;著名的联盟酒店与相邻一个地块仅以6亿卢布出售,低于市场价30%左右。而瓦西里耶娃所领导的国防部产权关系局官员们在克拉斯诺达尔边疆区的捷姆留克区非法没收了属于联邦财产的3公顷土地并将其转租给国防部下属企业。随后,他们又利用国防部3亿多卢布资金在这里建成一个城郊综合体,并以9200万卢布的成交价被售出。

     耐人寻味的是,俄国防部随即对此发表声明称,希望有关部门展开客观调查,国防部将全力配合。而谢尔久科夫则表示,调查结束前,任何关于国防服务'控股公司官员参与欺诈和有关损失数额的公开声明都有待证实。他强调,该控股公司符合俄罗斯的法律,是一个独立的商业组织,公司拥有自己的章程、从事经营活动的规则,为武装力量和其他订购人提供服务。值得一提的是,普京就在几天前还与谢尔久科夫见面,并要求其对国防部被调查的一系列案件给予协助。不过据调查部门透露,谢尔久科夫不仅没有积极配合,反而阻挠各种调查的进行。

 

压倒谢尔久科夫的并非只是腐败丑闻

 

     11月6日,在谢尔久科夫被解职后,俄总检察院调查委员会发言人马尔金就表示,如果有必要,我们将对谢尔久科夫进行询问。而国防部内部的人员对记者表示,我们这里一些人在拍手称快,而另一些在忙着处理保险柜里藏着的一些文件。

俄总检察院调查委员会11月7日透露,检方又新发现两起国防部所属资产被低价出售的案件,当国防部的相关局长拒绝批准这一交易时,此人立即被另外一人替换了。

    大家发现,除了上述这一涉腐案件以外,俄国防部最近还深陷其他腐败案件:国防部军事医疗局前局长别列维金少将因非法对外出售X光扫描仪获利90万卢布而被判刑8年、俄国防部国防人组织在与俄外贸银行的合作涉嫌违反“反垄断法”、俄军政府采购中暴露出诸多问题、库兹涅佐夫号航母维修费使用过程中的欺诈行为,等等。

   也正因如此,对于谢尔久科夫的下课,俄地缘政治问题研究所副所长西夫科夫指出,“这是盼望已久的人事变动,谢尔久科夫丢官与他在人事政策上严重失误有密切关系”。俄军事科学院教授科久林认为,今天浮出水面的事实,其规模令人震惊。国防部在谢尔久科夫担任防长期间的盗窃行为已具有了相当大的规模。而多次对谢尔久科夫提出过弹劾动议的俄共领导人久加诺夫也表示,谢尔久科夫拉着自己团队的这些帮手一直从事盗窃,中饱私囊。所有参与者都应受到公开的审判,应判他们终生监禁

     俄联邦安全局前局长科瓦廖夫认为,国防部的违法案件是因为国防部长热衷于商业活动。他说:国防部一些活动的商业化要受到严厉的指责。正是这种商业性活动招致国防部所有工作人员的强烈批评。战略性错误就在于在国防部内部设立商业性组织,它当然首先要赚钱,而后才是服务于武装力量。

    俄国家杜马工业委员会负责军工事务第一副主席古捷涅夫认为,谢尔久科夫去职不仅与腐败案有关。强硬推行军队改革措施,使国防部已经到了更换领导风格的时候了。以前那种只顾及国防部的利益而不考虑军工和其他有关部门意见的时代已经过去了。

   正如古捷涅夫所言,许多知情者认为,腐败丑闻只是压倒谢尔久科夫的最后一颗稻草,促使普京下定让谢尔科夫下课的原因是多方面的,腐败只是最直接的原因。    据俄总统办公厅消息灵通人士透露,让谢尔久科夫下课的政治决定早在今年9月初就做出了,因为无论是总统还是总理很早都对谢尔久科夫的工作不满意了,只是并没有爆发出来。这即包括谢尔久科夫未能按普京要求落实俄军2011年和2012年的现代化装备采购计划、未能实现普京在2012年3月总统大选前解决俄军人住房问题的承诺。

此外,作为文职国防部长,谢尔久科夫这几年来对俄军进行的大刀阔斧式的改革遭到了俄军方不少人的反对,这些人一直在想办法把谢尔久科夫搞倒。谢尔久科夫与同僚的关系也比较紧张。在俄国防部内部,谢尔久科夫的军队改革理念与军方强硬派经常爆发冲突,谢尔久科夫因此而撤换了自己的副部长。谢尔久科夫还经常向俄财政部哭穷,并措辞强硬地要求财政部增加对国防部的拨款;他阻挠俄联邦税务部门对俄国防部下属的公司进行税务检查;在与落实国防军费采购时,他只照顾本国军工企业的关切,而是更热衷于从国外军火商处采购,等等。而据俄审计署今年5月31日公布的审计报告,俄国防部违规经费支出就高达800亿卢布。

那么,什么样的命运在等待着谢尔久科夫呢?俄总理梅德韦杰夫11月6日强调,“关于对俄国防部进行的相关调查,我们应该把这一调查进行到底,并而法院为其打上句号。”俄杜马议员辛什德说,“俄历史上还没有对已去职的部长追究刑事责任的先例。但如果国防部的案子越来越大,牵扯的人越来越多,那就很难让人相信这与谢尔久科夫无关了。”但11月8日出版的俄《生意人报》却认为,“谢尔久科夫也许不仅仅只是证人,而这种原国防部长的命运将由女人们来决定。”

 



推荐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