财新传媒
位置:博客 > 关健斌 > 俄为何不想在中日争端中“选边站”

俄为何不想在中日争端中“选边站”


    10月25日,正在东京访问的俄罗斯联邦安全会议秘书帕特鲁舍夫表示,俄罗斯在中日钓鱼岛争端中不想“选边站”。他说,“中日岛屿争端问题在俄日双方会谈中被提及过。俄罗斯不会站到其中任何一边,他们彼此之间应该谈判,我们支持通过对话解决问题。”
   帕特鲁舍夫进一步指出,“在亚太地区,除了恐怖主义、极端主义、毒品走私和非法移民之外,一国对另一国的领土诉求是一个重要的威胁,这也是这个地区的特独之处。我们认为,领土问题应通过外交和政治方式解决,日方在会谈中同意我们的观点。”帕特鲁舍夫强调,“亚太地区局势正急剧变化着,所以我们必须看到这个局势变化的总体趋势和方向,以便保持本地区局势的稳定并使该地区的每个国家都能表达自己的看法和立场。”
    这是近一段时间以来,俄高层就中日钓鱼岛问题的首次公开表态。这一表态立即被俄媒体所关注,并多以“俄不打算支持中日争端中的任何一方”为标题转发。那么俄对当前中日钓鱼岛问题的真实想法又是什么呢?从俄官方谨慎的表态、俄媒体的密切关注、俄学者的深入分析和百姓的普遍看法中,我们似乎能隐约感觉到一些。借用俄《观点报》网站刊登的文章标题来说就是,“最好别介入”。
    很多俄学者都建议,俄官方在这问题上最好“礼貌地站在旁边”。而一向“喜欢介入、注重自身存在感”的俄罗斯为何在中日钓鱼岛问题上却显然格外小心谨慎呢?这与俄中战略协作伙伴关系有关,也与俄日关系的最新微妙变化也关,更与俄罗斯本国的国家利益有关。


俄罗斯想“礼貌地站在旁边”?

    中日此轮钓鱼岛争端以来,俄高层官员、俄外交部在公开场合都没有主动提及或谈及此问题,而帕特鲁舍夫上述谈话应该算是一个“权威表态”了。俄国际问题专家对本报记者强调,“俄在钓鱼岛问题上采取的中立立场与美国人所说的中立立场不同:美在钓鱼岛问题上是‘假中立’,由于美日安保条约的存在,美国其实是站在日本一边的。而俄罗斯人所说的中立肯定不会站到日本一侧的。”而当本报记者追问道,“俄罗斯不站到日本一侧,是否等于站到中国一侧呢?”对方笑而不语。
    10月24日,俄国际文传电讯社刊发了该社就钓鱼岛问题对中国驻俄大使李辉的采访。当俄记者问道,“鉴于钓鱼岛区域形势日趋紧张,中国是否会与俄就钓鱼岛形势进行磋商?中方如何评价俄在钓鱼岛问题上的立场?”李大使强调,“中俄作为战略协作伙伴,已在各个级别上建立了涵盖所有领域的交流和磋商机制,并在国际和地区问题上保持着密切的沟通与协调。”李大使进一步指出,“中俄同是二战战胜国,在维护二战胜利成果方面拥有共同利益和一致立场。2010年9月,两国元首在北京发表《关于第二次世界大战结束65周年的联合声明》,强调中俄两国坚决谴责篡改二战历史、美化纳粹和军国主义分子及其帮凶的图谋;坚决反对篡改《联合国宪章》和其他国际文件对二战作出的定论。”李大使最后强调,“随着国际和地区形势的发展,这一声明越发显示出其重要性和迫切性。中俄双方应继续予以落实。”
    对于李大使的此次表态,有些俄罗斯媒体“深度解读”为“中国欲拉俄参与钓鱼岛争端”,并建议俄最好不要“掺和”此事。《全球政治中的俄罗斯》杂志主编费奥多尔·卢基扬诺夫在评论李辉大使的这个回答时指出:“中国同志非常希望俄在钓鱼岛争端中站在他们一边,并努力借助已签订的两国协作共同声明等文件打造统一反日战线。”
  卢基扬诺夫认为,“俄无论如何都不能这么做。因为俄日岛屿争端和中日岛屿争端属同一类型,而俄在南千岛群岛争端中的处境,恰恰与日本在钓鱼岛争端中的处境雷同。由于二战后的外交和政治事件,日本实际控制了钓鱼岛。而俄罗斯的情况也是如此,只不过俄是根据二战结果控制南千岛群岛的。中国质疑日本岛屿主权和日本质疑俄岛屿主权性质是类似的。因此,倘若支持中方,俄无异于搬起石头砸自己的脚。”卢基扬诺夫最后强调,“在法理和历史上论证钓鱼岛归属是没有意义的,因为这个问题最终还是要在权衡力量和利益的基础上解决。”
   虽然说卢基扬诺夫的这一分析是“一家之言”,但他的观点也或多或少地代表了俄罗斯不少国际问题专家的看法,甚至暴露出俄官方的某些真实考虑。那么,俄罗斯老百姓对这个问题又是如何看的呢?    在俄《观点报》网站10月24日就中日钓鱼岛争端发表的《最好别介入》一文的下面,本报记者注意到了几条让人玩味的普通俄罗斯网民的评论。
    如有俄罗斯网友说,“在俄罗斯谁都不会介入中日争端,但对日必须保持警惕。日本人与德国人不同,他们不道歉并对自己当年失败很惋惜。日本与所有邻国都有领土争端并不是偶然的。因此,我们要加强太平洋舰队。”还有俄罗斯网民评论道,“我们在正式表态时,当然不能公开支持任何一方。但俄方应该利用这一机会继续加强在南千岛群岛问题上对日本的压力,这样也就侧面支持了中国。”另外一位俄罗斯网友称,“我们和中国是战略合作伙伴,还是和日本?我想提醒的是,中国虽然没有承认阿布哈兹和南奥塞梯独立,但中国是支持俄罗斯的。所以,我们应该对中国回报以支持,否则这还叫什么伙伴?”

 

日本向俄“暗送秋波”?

 

    当然,出于自身国家利益和综合因素的考虑,俄罗斯是不可能在中日争端中明显地站到其中任何一方的,但正在积极推行亚太战略的俄罗斯又不可能完全“置身世外”。从这个角度讲,俄虽然不准备介入中日钓鱼岛争端,但俄罗斯却准备充分利用此问题,通过借势来实现本国在亚太地区影响力和话语权的“最大化”。而且,俄罗斯的这种借力不仅不需要费劲,而且只要“顺势而为”就可以了。
    细心人已经发现了,就在中日钓鱼岛争端仍在持续之际,因南千岛群岛问题(日称“北方四岛”)而近两年来一直十分纠结的俄日关系却出现了“新的转机”。用俄驻日本大使叶夫根尼•阿法纳西耶夫的话来评价是,“俄日对话明显活跃了起来。”
    近一段时间以来,俄联邦委员会主席马特维年科、国家杜马主席纳雷什金等俄高官相继应邀访日,日本外相也于今年6月访俄,两国交往和对话越来越频繁。俄总统普京与日本首相野田佳彦已于今年6月和9月利用G20峰会和APEC峰会之机两次举行单独会谈,俄外长拉夫罗夫与日本外相于今年6月和9月两次会谈。而俄联邦安全会议秘书帕特鲁舍夫上周对日本之行也被俄驻日大使称为“俄总统普京与日本首相野田佳彦在符拉迪沃斯托克会谈达成一系列协议框架内加强联络的一个实例。”
   据悉,帕特鲁舍夫此次东京之行分别与日本首相、外相、防卫大臣举行了单独会谈。10月24日,与在野田佳彦会见期间,帕特鲁舍夫指出,正如在俄日首脑会晤期间达成的协议,“两国在安全和其它广泛领域的合作关系不断向前发展并促进着两国之间信任的加强”。而野田佳彦也表示,“两国在安全领域的合作关系需要加强,俄安全委员会秘书帕特鲁舍夫的到访应当为这一合作机制的启动创造良好的时机”。
    在访问期间,俄日双方还签署了俄联邦安全会议与日本外务省的合作备忘录。帕特鲁舍夫透露,根据双方此次达成的共识,俄第一副总理舒瓦洛夫和俄天然气工业公司总裁米勒将今年在日本首相今年12月访俄前到访日本,就双方进一步加强具体合作进行磋商。此外,今年底前,俄日经贸合作跨政府委员会将在日本举行。而日本已邀请俄国防部长谢尔久科夫近期访日,俄则邀请日本派代表团参加2013年7月在俄符拉迪沃斯托克举行的国际安全论坛。
    俄科学院远东所日本问题研究中心资深专家基斯塔诺夫认为,受中日钓鱼岛争端影响,日本目前把注意力从日俄领土问题上转移走了。他说,“俄罗斯乐于看到这种变化,看到日本把注意力从南千岛群岛转移到与中国和韩国的领土问题上,但从整体上讲,俄罗斯希望看到地区稳定。”
    对于俄日关系在普京就任俄总统后的“重启”和日本方面的积极主动,俄媒体称,“东京正试图拼命拉拢俄罗斯,使俄在中日争端中支持日本。”但很显然,俄罗斯不是那么容易被拉拢的,尤其是被日本拉拢,但俄也不会对日本人的“热情、主动”过于冷淡。
    分析人士指出,为避免“四面楚歌”的外交困局的出现,日本主动把俄日“北方四岛”问题降温,就是怕都与日本存在领土问题的俄、韩、日形成“反日统一战线”。而对于日本的主动示好,俄会有限度地回应,但俄也绝不会为了日本破坏中俄关系大局,这不仅对中俄关系不利,对俄维护自身利益更为不利。
   
   


俄能否“真正超脱”?

 

    此间分析人士指出,在中日钓鱼岛争端中,中方是不希望第三方介入或掺和的。从某种意义上讲,中国既不希望美国人在这个问题上“瞎搅和”,同时也没指望俄罗斯或其他国家在这个问题上“力挺”中国。因为,维护本国核心利益,解决领土完整和主权统一这类原则性的问题,任何一个国家真正靠的只能是自己的国家实力和外交智慧。
    俄远东研究所日本研究中心副主任帕夫里亚琴科认为,中日领土争端时而缓和、时而激化,持续了数十年,但如今的中国同当年相比已不可同日而语,不论在政治、经济还是军事方面均已取得领军地位,东亚地区的力量平衡早已发生了变化,换句话说,今天的中国同日本已经“换位”。
   不过,俄罗斯战略发展模拟中心第一副主任特罗菲姆丘克则认为,俄卷入亚太多国岛争是“不可避免”的,必须在其中一场(日中、日韩或南海)争端方面持有自己的观点。他尖锐地指出,要俄对其在亚太地区的经济与政治未来漠不关心是不可能的,因为如果俄罗斯对不与其直接相关的问题“避而远之”,那么其他国家——不论是中国、韩国还是越南,都不会为俄罗斯“发声”。他认为,俄中两国与日本之间几乎存在同样的问题,双方的立场应当协商一致。
    而俄科学院远东研究所日本问题研究中心副主任波夫里亚坚科则表示,不论是日俄、日中还是日韩之间的冲突,双边问题都应在双边基础上解决,尽管该地区的各国能够制定一个地方安全保障系统或是预防冲突的机制,但鉴于目前不存在这类机制,双边谈判与磋商仍然是解决双边领土问题的唯一办法,任何形式的“国际化”只会加重矛盾,深化危机。
    显然,从另一个方面讲,在亚太地区相关问题上,俄罗斯又不大可能“绝对中立”,更不可能“完全超脱”。虽然俄出于自身利益考虑,不想或者不便对中日钓鱼岛争端做十分明确的“选边站”式的表态,也是不想为自己背上什么新包袱。但有一点俄中是有着绝对共同利益的,即坚决反对篡改《联合国宪章》和其他国际文件对二战作出的定论。在中日钓鱼岛问题上,日本就是对《开罗宣言》和《波茨坦公告》等国际法律文件相关内容视而不见的表现。
    在这个问题上,中日领土问题和俄日领土问题是相似的,这个问题所包含的不仅是历史上领土纠纷的因素,其中关键还涉及结束二战的法律与政治文件的有效性。明确战后疆界不可更改及与二战有关的国际秩序和安排不能颠覆的原则,对俄罗斯更为重要。也正因如此,不久前,为回应日本对南千岛群岛的领土诉求,莫斯科也曾强烈建议东京从那段历史中吸取教训,俄外长拉夫罗夫说,“在日本没有做其他国家已经做到的事情——即承认二战结果——之前,它是没什么出路的。”
    分析人士指出,在亚太地区地缘政治格局真正进行深刻变化的时刻,俄罗斯正在利用一切机会强化自己在该地区的存在,俄在中日领土争端的表态和对俄日关系的调整就表明了这一点。俄学者曾对本报记者曾抱怨道,“一提到亚太,我们就自然而然地想到中国。但我想说的是,亚太不只是中国,俄罗斯还必须与亚太地区其他国家发展关系,这样才能真正展开俄罗斯的亚太战略。”显然,俄罗斯根本不可能被日本拉拢到一起抗衡中国,但俄罗斯或许会借助日本平衡中国。俄专家认为,与美受美日安全保障条约和美与其他国家类似安全协议的限制相比,俄罗斯在亚太地区“更自由、灵活度更高”,因此俄在亚太地区的外交空间和回旋余地也就更大了。从这个角度讲,俄在中日钓鱼岛问题上的“超脱表态”恰恰也反应是俄对亚太地区的“参与心态”。


 



推荐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