财新传媒
位置:博客 > 关健斌 > 棱镜折射的虚像与实景

棱镜折射的虚像与实景

  7月8日的俄罗斯《生意人报》在第六版头条上发表了《滞留与访问不能同时》的文章,其副标题为“斯诺登可能不让奥巴马访问莫斯科”。而普京与奥巴马今年6月中旬在G8峰会期间举行双边会晤后曾对外公开证实,奥巴马将于今年9月3-4日正式访问莫斯科。

  如俄《生意人报》此消息属实,那么则表明“斯诺登事件”已真正为俄美关系第N次重启填堵了。此报道援引接近美国国务院消息人士的话透露,“美国总统奥巴马或将取消9月初访问莫斯科计划,如果美中央情报局前雇员斯诺登在此之前仍停留在俄罗斯。” 知情人士甚至称,“关于奥巴马出席9月G20圣彼得堡峰会的问题,华盛顿尚未做出最终决定。因此,不排除由美副总统拜登出席圣彼得堡G20 峰会。”

  但俄总统发言人佩斯科夫却对俄《生意人报》记者坚称,“克里姆林宫对所谓的美方最后通牒一无所知,目前双方都在积极筹备奥巴马访俄。我们与美国同事保持着密切的联系,并希望确保此次访问成功。”佩斯科夫强调,“情况十分透明:俄罗斯错在斯诺登不能国际中转过境区?不,不是这样的!俄罗斯没错!”

  对于这一报道,俄媒体分析称,“普京必须在奥巴马和斯诺登两人之间做出选择。”而其实,普京已在两人之间毅然决然地选择了奥巴马。俄杜马国际事务委员会主席普什科夫则表示,“我们当然希望在奥巴马访问莫斯科前,解决斯诺登问题。根据事态发展的进程看,这是可以实现的。”

  不知不觉中,斯诺登在莫斯科谢列梅捷沃机场国际中转区已经蜗居了整整半个月了。关于斯诺登的新闻在俄罗斯媒体中已不那么打眼和铺天盖地了,人们似乎习惯甚至有些忽视了这个30岁小伙子在机场里的等待。不过,人们坚信,斯诺登只能成为谢列梅捷沃机场的“过客”,而谢列梅捷沃机场注定不是斯诺登的“幸福终点站”。

  对于斯诺登的存在,俄罗斯官方在一系列高层权威表态之后,开始刻意淡化处理了。7月5日,俄外交部发言人卢卡舍维奇在外交部例行新闻发布会上遭遇一连串有关斯诺登的提问。卢卡舍维奇当即正式回应说,希望媒体将注意力放在俄总统普京及其发言人已经发表的声明上,俄外交部“将不会再发表更多评论”。而俄副外长里亚布科夫7月4日说,俄不会以任何方式影响斯诺登事件。他强调,“如果他自己不决定去哪里,我们无法替他决定”。

  在俄官方再次对斯诺登事件“三缄其口”之际,俄官员开始以私人身份苦口婆心地劝说斯诺登不要坚守莫斯科机场,而要学会“见好就收”。

  7月7日,俄国家杜马国际事务委员会主席普什科夫在其社交网站上称:“委内瑞拉正在等待斯诺登的答复,这也许是他获得政治避难的最后机会。”普什科夫甚至调侃道,“如果斯诺登不能在委内瑞拉避难,他将不得不呆在俄罗斯与俄女间谍查普曼结婚了。”普什科夫的这条微博被解读为,俄政府正急于“摆脱”斯诺登。分析指出,俄当局对斯诺登滞留莫斯科机场一事显得越来越不耐烦了。

  与俄罗斯官方的低调不同,俄罗斯的一些好事者却抓住了这一炒作机会,开始娱乐和消费“斯诺登事件”。

  7月4日,2010年”俄美间谍交换事件”的女主角、31岁的俄美女间谍查普曼在个人推特中用英文写道,“斯诺登,你愿意娶我吗?”这句话引来了各家媒体纷纷猜测,甚至有人称,作为“真间谍”的查普曼向“泄密者”斯诺登的求婚可以帮助斯诺登以结婚方式改变自己命运,并最终合法身份留在俄罗斯。但莫斯科谢列梅捷沃国际机场的俄领事机构代表回应说,如果斯诺登停留在这个机场中转区,他与查普曼就不能结婚。这位代表还进一步解释说:“机场的领事机构不负责婚姻登记。”就这样,这场极吸引眼球的闹剧在两三天之内被人们一顿调侃之后便被淡忘了。

  两天后,俄反对派活动人士巴拉诺娃也不甘人后,她在看到查普曼在推特留言后很快也向斯诺登示爱。她在推特上写道:“我想把我的心和我的护照献给斯诺登!爱德华!娶我吧!”当记者通过电子邮件问巴拉诺娃是否是认真的,她后来向记者暗示说,她可能并非100%的认真。

  其实,这些喜剧性的小插曲并没有缓解斯诺登本人在莫斯科“去留两难”的困局,更没有缓解斯诺登事件给国际社会带来的尴尬。

  在“斯诺登事件”之初,美国人大丢面子,有些措手不及,人们等着看美国人的“笑话”。但随着此事的“拖延”,斯诺登回旋余地却越来越小,而美国政府却越来越从容了。

  面对斯诺登的求救,20多个国家都没有对斯诺登给出个明确的肯定答复。面对美国政府全球监控的行为,相关国家除了那一两句“讨说法”、“要公道”的例行公事式的象征性表态后便不再较真儿了。

  如此鲜明的对比,令世人透过这一“棱镜”清晰看到了美国“淫威”之烈,也折射出各国政要言不由衷的本色。斯诺登这次透视出了美国的阴暗面,让美国人大丢其脸,也失去了对别国指手画脚的道德制高点,但同时也无意间让美国人在今日世界中的威风和控制力明明白白地彰显了一回。

  正如《华尔街日报》外交问题专栏评论员布瑞特·斯蒂芬斯所说:“奥巴马政府在斯诺登事件中处处显得束手无策,反映出美国的外交影响力已大不如前,进入了‘美国无能时代’。然而,从目前斯诺登陷困莫斯科机场的情况来看,低估美国的外交影响力,随时可能是致命的错误。”这话点得很直白,即使美国已不如冷战之后十年那么独霸之气逼人,其或明或暗的竞争者和对手也仍然看重与美国的合作,不想公然与美国为敌,更不能因一个美国叛逆青年而与美国政府正面冲突。



推荐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