财新传媒
位置:博客 > 关健斌 > 普京特赦俄首富葫芦里卖的什么药?

普京特赦俄首富葫芦里卖的什么药?

 

   莫斯科时间12月19日下午4时许,俄罗斯总统普京在其总统任期内的第九次大型记者会终于结束了。没有掌声,普京一人走下舞台,走向记者。在4个多小时的时间里,普京以一对千,一共回答了52个问题,涵盖了俄内政外交诸多领域,可谓是包罗万象。

 

意外竟然在记者会之后

 

   在与众记者打过招呼、聊了几分钟后,普京径直走向大厅出口,准备离场。这时,一个简短的问题把普京叫住了——“霍多尔科夫斯基会被特赦吗?”
   普京放慢了脚步,似乎若有所思。然后,他转过身来对记者说,“关于霍多尔科夫斯基,我已经说过……米哈伊尔·鲍里索维奇应该依法写关于特赦的申请书。他没有这样做。但就在不久前,他写了申请书,请求我特赦他。他已经失去自由十多年了,这是很严厉的惩罚。他提到了人道主义问题,因为他妈妈生病了。我认为,基于这一事实,可以做出特赦他的决定。”
    说完这些话后,虽然还有记者在向普京追问其他问题,但普京再没有回答任何问题。俄《生意人报》对普京的这一表态称为回答了“近十年来的主要问题”,评论道,“此话让此前那四个小时的精彩对答立即变得黯然失色,失去了存在的意义……”而法新社的报道称,“在长达4个小时的马拉松式新闻发布会后,作为一位以意外声明让记者震惊而著称的领导人,普京抛出了一个划时代的意外。”

 

普京与霍多尔科夫斯基的恩怨情仇

 

    那么这位霍多尔科夫斯基是谁呢?为什么关于他特赦的消息会有如此效应呢?霍多尔科夫斯基曾是俄罗斯首富,曾在《福布斯》“全球最有影响力的十大富豪”名列第七。1986年,23岁的他被选为共青团莫斯科市伏龙芝区区委副书记,1989年开办梅纳捷普商业投资银行。1995年,他以3.5亿美元的价格购进“尤克斯”石油公司78%的股份。然而,霍多尔科夫斯基拥有的绝不仅仅是金钱。在叶利钦时代,他与伏尔加汽车公司的后台老板别列佐夫斯基、“桥”公司总裁古辛斯基、俄国际集团公司总裁波塔宁、俄天然气工业公司总裁维亚希列夫等人被合称为“俄罗斯七大寡头”。他们不仅拥有巨额个人财产,而且控制着俄经济命脉,左右俄政治局势的发展。他们操纵媒体、左右选举、干预决策和立法,甚至亲自出任政权机关要职。七寡头领军人物——曾权倾一时的别列佐夫斯基曾经狂妄地扬言道,“只要我愿意,我可以让一只猴子来当总统。”
    2000年的总统大选中,别列佐夫斯基等寡头依靠其金融寡头的实力运用自己控股的各新闻媒体支持普京竞选总统。当时有人戏称,“寡头们控制的电视台简直就像普京的宣传机器一样运转着”,因为他们相信“俄罗斯的大资本家不可能把管理国家的任务大方地交给其他人,因此当然要同政治家搞在一起,在政治家身上下赌注,这才是一本万利的投资”。而在普京担任总统前,他曾与许多寡头保持着良好的关系。在2000年3月13日莫斯科出版的《头号人物:普京访谈录》一书中,普京承认,他同别列佐夫斯基大概一个月见一次面,普京甚至称赞别列佐夫斯基“有一个非常灵活的头脑,有许多建议”。
    但在执掌俄罗斯政权后,普京与寡头的关系发生了很大的变化。普京在不同场合、不止一次地明确表示,国家政权要与财团、寡头保持同等的距离,政府应该为企业家从事经济活动提供保障,但不能允许他们干预国家政治。普京在2000年的国情咨文中指出,“权力真空导致私人公司和机构攫取国家职能。它们控制着自己的影子集团、势力集团以及通过非法手段获取信息的非法安全机构,这种情况必须改变。”2000年7月,普京在克里姆林宫召见了诸位寡头,向他们表示,对他们2000年以前在经济领域的行为既往不咎,但也定下“约法三章”,核心是:只挣钱,不干政。但古辛斯基和别列佐夫斯基却不甘寂寞,反而利用手中掌握的传媒工具对普京政府推行的内政外交政策进行大肆抨击,处处与普京对着干。于是,普京以洗黑钱、侵吞国家财产和诈骗罪对这两位寡头提起诉讼,两人拒不出庭,逃到国外,遭到俄罗斯总检察院全球通缉。
   2004年,霍多尔科夫斯基成为了普京的打击目标。主要原因也是违反了普京当初为寡头制定的“约法三章”:首先,霍多尔科夫斯基想买通国家杜马,改变当时的政治和政权结构。他暗中出钱资助杜马中的两大反对派,即左翼俄共、右翼力量联盟和亚博卢集团,希望在议会中形成他能控制的多数派,以便在合适的时机推举他为俄罗斯总理,与普京争权。其次,他与外国资本集团勾结,危害国家利益。霍多尔科夫斯基在2002年访美期间,曾向美国人表示,如果他在2008年当上俄罗斯总统,他将销毁俄罗斯所有战略核武器,并把俄罗斯由总统制国家变为议会一总统制国家。条件是美国向俄罗斯进行大规模投资。最后,霍多尔科夫斯基试图把尤科斯公司40%的股份卖给美国埃克森——美孚石油公司,这一举动将直接危及俄能源战略利益。结果,霍多尔科夫斯基于2003年10月因涉嫌诈骗、偷税被捕,后于2005年获刑9年监禁。2010年,因侵吞公款、洗钱等罪名成立,其刑期延长至14年,后获减刑。他原定于2014年8月刑满出狱。

 

西方一直在追问“霍多尔科夫斯基的消息”

 

   自从霍多尔科夫斯基锒铛入狱后,“霍多尔科夫斯基话题”就经常出现在普京与西方政要会谈过程中,而何时释放霍多尔科夫斯基几乎成了普京会见西方记者的“必答题”,一些西方非政府组织甚至成立了专门“营救”霍多尔科夫斯基的团体并组建了网站。
   本报记者在俄罗斯总统官方网站的搜索栏中输入霍多尔科夫斯基的名字,在该网站上查出来的消息就有24条,这些消息都是西方政要和记者在向俄罗斯最高领导人“追问霍多尔科夫斯基的消息”。
    而不少俄罗斯政治分析家断言,“只要普京活着,霍多尔科夫斯基就不可能走出监狱!”2012年5月,普京再回克里姆林宫。当时,俄罗斯网上就出了一个小段子,这个段子说,“如果普京在克里姆林宫里开始了自己的第三任期,那么霍多尔科夫斯基就在监狱里开始了自己的第二任期!”2013年12月初,俄联邦总检察官办公室还向记者透露,俄检方正在准备对霍多尔科夫斯基的最新起诉案。
   而普京却总有惊人之举,正当人们在猜测普京还会有给霍多尔科夫斯基“延期”之时,普京却决定特赦霍多尔科夫斯基。正当人们对普京12月19日的表态表示“震惊”并将信将疑,霍多尔科夫斯基的律师坚称对此毫不知情之际,俄罗斯总统官方网站于莫斯科时间12月20日中午12时发布了《关于特赦霍多尔科夫斯基的总统令》。这道由34个单词组成的总统令全文称:“基于人道主义原则,现命令:1.赦免于1963年在莫斯科出生的霍多尔科夫斯基·米哈伊尔·鲍里索维奇,免除对他的继续监禁。2.此命令在签署之日起生效。”
   就在这道总统令签署没过几分钟,霍多尔科夫斯基与往常一样在卡累什阿监狱用完午餐,办理了相关法律手续,并于20日12时20分正式出狱。俄总统新闻发言人佩斯科夫透露,霍多尔科夫斯基出狱时写了两封信:一封是正式的短信;另一封信是给普京本人的,是密封的。

 

霍多尔科夫斯基飞向自由……

 

    其实,当天有数十名记者在卡累什阿监狱门外等候采访重获的霍多尔科夫斯基,但霍多尔科夫斯基直接乘事先租用的直升机离开了监狱,让记者们扑了个空。俄联邦处罚执行局20日在其网站上发表声明称,霍多尔科夫斯基已申请获准离开俄罗斯,与正在德国接受医治的母亲团聚。联邦处罚执行局表示,他是自愿离开俄罗斯的。离开监狱后,霍多尔科夫斯基立马飞抵圣彼得堡,又马不停蹄地直接转机飞赴了柏林。在柏林机场,专程来接机的是德国前外长根舍。俄《生意人报》对霍多尔科夫斯基这一行程安排的报道标题是《“监狱——德国”航班》,副标题是《霍多尔科夫斯基飞向自由》。
    对于突如其来的“幸福”,霍多尔科夫斯基的父母都被弄得措手不及。他父亲对前来采访的记者说,“我什么也不知道,我现在就是坐在家里等电话!”而他妈妈在得知霍多尔科夫斯基被特赦后,竟然长时间说不出话来。据悉,霍多尔科夫斯基的父母12月21日从莫斯科飞赴柏林,去与儿子团聚。
    那么为什么普京突然做出了特赦霍多尔科夫斯基的决定呢?其原因肯定不止是总统令上所说的“人道主义原则”那么简单,而俄罗斯众分析人士也是仁者见仁,智者见智。有人称,这是普京在2014年2月7日索契冬奥会之前为改善俄罗斯在西方社会中国际形象的友善之举,也暗示普京有意与西方国家缓和关系。也有人称,普京希望通过此举表明俄政府改善本国投资环境的决心和诚意。但理智的分析家承认,上述两点分析所能达到的也只是“短期效应”。而有人大胆猜测,普京希望通过此举为某些“政治改革”预热。
   而对于今年刚到知“天命之年”的霍多尔科夫斯基的未来之路,大家也众说纷纭。俄政治学家斯维亚坚科夫认为,霍多尔科夫斯基将决定在国外呆短时间的方案会是最可能的。他说:"这里一切都取决于他个人的选择。如果他回国,那么多半也是以政治活动家的身份回来。"不过,他指出,霍多尔科夫斯基即便身处国外也能影响俄罗斯国内的政治日程表。而政治学家阿布扎洛夫则指出,霍多尔科夫斯基在国外的前景比在俄罗斯国内更好。他说:"如果他回到俄罗斯,也是为了政治和生意。但政治前景不是非常明朗。"他补充说:"留在国外是完全可能的。从远景来看,这个问题尚无定论。"俄国家战略问题研究所所长米哈伊尔·列米佐夫表示,他看不到霍多尔科夫斯基决定彻底离开俄罗斯的原因。他指出,霍多尔科夫斯基从前曾原则性放弃移民,不管是否存在被捕危险,因此难以期待,他现在会这么做。但俄总统新闻发言人佩斯科夫却说,“霍多尔科夫斯基在俄罗斯没什么可怕的,没有任何人阻止其返回俄罗斯,他可以回来。”
    而俄政治信息中心主任穆辛说,“霍多尔科夫斯基是过气的人。他是叶利钦时代的寡头之一,他维护的是普京执政前的那个体系。我想他不想成为别列佐夫斯基。”而有效政治基金会领导人巴夫洛夫斯基则认为,“霍多尔科夫斯基获得自由了,但他是以一个自然人的身份获得自由的,而不是以社会活动家的身份获得自由的。”
    不过,值得关注的是,重获自由的霍多尔科夫斯基会有许多选择。但无论如何,有这一点是确定的,即根据俄罗斯的法律,因重罪服刑后获释的霍多尔科夫斯基将失去竞选俄罗斯总统的权利……

普京特赦俄首富葫芦里卖的什么药?

普京特赦俄首富葫芦里卖的什么药?

普京特赦俄首富葫芦里卖的什么药?



推荐 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