财新传媒
位置:博客 > 关健斌 > 索契:俄罗斯的“戴维营”

索契:俄罗斯的“戴维营”

索契:俄罗斯的“戴维营” 

 

这是我20077月写的稿子

 

  许多悲喜剧发生在神秘官邸中

  ——探访俄罗斯的“戴维营”(上)

  本报驻俄罗斯记者 关健斌

  夏天到了。对于一年要经历半年多寒冷和阴暗季节的俄罗斯人而言,去海边待上一段时间,白天游游泳、晒晒太阳,晚上喝喝咖啡、听听音乐,不仅可以彻底放松心情,而且还能好好地“治疗”一下漫长冬季所带来的“阳光缺失症”。这无疑是最佳的休假方案。富有俄罗斯“夏都”美誉的索契正是俄罗斯人的休假胜地。近日,本报记者有机会探访了俄罗斯的“戴维营”——索契。

 

俄罗斯的“戴维营”

 

  索契位于俄罗斯的黑海东岸,整个城市依山傍海,城市里的道路和楼房均依山而建。市内最主要的大街温泉林荫道与海岸线平行,伸延10余公里。这条道路虽不宽,但可谓“九曲十八变”,乘车沿着这条林荫道观光可让人们体会到“峰回路转”的视觉愉悦。记者一问导游才知道,索契市宽40公里至60公里,东西长145公里,是俄罗斯“最狭长的城市”。导游还介绍,索契共有人口45万,但这里的少数民族却超过了100个,也被称为俄罗斯“少数民族最多的城市”。

  索契在俄罗斯知名的原因不仅仅是因其气候宜人、风光旖旎,还因为这里曾被视为苏联的“红色休养圣地”。无论是苏联领导人斯大林、赫鲁晓夫、戈尔巴乔夫,还是俄罗斯两位总统叶利钦、普京,都喜欢来到这里度假。

  索契作为“红色休养圣地”的历史由来已久。当年,斯大林最早开始培养起了苏联领导人前往南方度假的热情。1937,前苏联政府在索契为他修建起“翠林”别墅。上世纪二三十年代,斯大林经常携家眷到索契疗养、办公。动身前,他总是吩咐人将停放在莫斯科的专列和在高尔基市的专船同时准备好。预先谁都无法知道斯大林此次会选哪条线路,也不知道他何日启程。只有到出发前的最后几个钟头,他才把路线告诉几位亲信。

  斯大林逝世后,赫鲁晓夫带头在风景秀丽的索契修筑了个人专用的度假疗养别墅。他的别墅选在一片原始松林之中,濒临海滨,四周筑起了总长有10多公里的水泥墙,十分壮观。此外,赫鲁晓夫还为自己的高级官员在黑海海岸线一带总共修建了12座别墅。在以后的岁月中,无数幕悲喜剧就发生在这一个个神秘的官邸中。

1964年,正在别墅度假的赫鲁晓夫遭到勃列日涅夫等人的暗算,不得不拱手让出权力,最终被迫黯然下台。苏联解体后,索契的“波察诺夫溪流”别墅归属俄罗斯总统事务管理局,叶利钦和普京都多次来这里度假。就任总统后,普京无论多忙几乎每年都要来索契好几趟,在这里小住几天。但在这里,就连普京身边的人也分不清他究竟是在休闲还是在工作,因为会见、谈判、视察照常安排。

据细心人统计,普京20048月在索契一连待了16天。但这16天对普京而言,与在克里姆林宫里没什么本质上的区别。因为在此期间,普京在这里接待了5个国家的总统,还主持召开了政府工作会议和国家安全会议,许多部长和地方行政长官都跑到索契直接向总统汇报工作。据说,向普京汇报工作的俄罗斯官员通常不会马上离开,因为普京总会留他们在这里吃顿饭。

  在索契,普京搞过俄欧峰会,组织过独联体峰会,见过美国前总统老布什等各国政要。20059月,普京曾在此会见了中国中央军委副主席、国务委员兼国防部部长曹刚川。在正式会晤后,普京总统还特别挽留曹刚川一起品尝了啤酒,两人在普京别墅的凉亭中侃侃而谈,这曾被视为中俄友谊的一段佳话。

  其实,在俄罗斯,普京的度假安排一向保密极严。俄总统新闻局表示,出于安全方面的考虑,拒绝透露普京会在什么时间到什么地方休假的问题,只是强调,普京每年度假与任何一名国家公务员一样,完全根据相关规定进行。为了保护国家领导人的安全,俄联邦警卫局甚至专门在索契设置了高加索分局。正因如此,有人把索契直接比作俄罗斯的“戴维营”。

采访期间,记者曾问当地的导游,普京的别墅在何处。对方笑笑说:“你问的是哪个?普京在这里的休假地点可不止一个,老百姓也很难知道他今年夏天到底在哪个别墅休假。”随后,他又神秘地告诉记者:“一般情况下,如果总统来这里休假,海上都会游弋着军舰。如果海上没有军舰,那普京八成是不在这里了。”

 

 

城里有个“友谊林”

 

  在索契,大高加索山为爱好山地旅行和山地滑雪的旅游者提供了一个好去处。一天黄昏,记者登上了“阿虹”山——索契地区的最高点。站在山顶古老的望塔上,可以欣赏到高加索山的全景和风景如画的海岸,近处郁郁葱葱的绿和远处一望无际的蓝在夕阳映照下显得极富诗意。据统计,索契市的森林覆盖率达82%,植物种类繁多,有将近3000种植物,其中约1500种属终年常绿植物。在索契,即使在冬季,棕榈树和柏树依然翠绿,草坪里栽种的各色花卉五彩缤纷。当地居民骄傲地说,在这样的天然氧吧里,没有什么比深呼吸更令人惬意了。

  在索契,有一个让俄罗斯人引以为傲的中央植物园。当地人总是不厌其烦地向记者推荐这个公园,那里栽种着1600多棵适宜亚热带气候的树木,包括印度竹、澳大利亚桉树和墨西哥的龙舌兰等。当地人把这个公园称为“亚热带植物宝库”,因为几乎世界上所有的亚热带植物在这里都可以看到。

  更有意思的是,在中央植物园旁边,有一个更像农家果园的“友谊林”。中央植物园的管理者得知我们是中国记者后,显得特别高兴,还专门免费带着我们游览了植物园。她介绍说,索契市和国外交往非常频繁,每年接待来自110个至130个国家的大批客人。在索契有一个传统,那就是栽种象征世界人民友谊的“友谊树”。在中央植物园里,生长着很多由世界著名政治家和社会学者、宇航员亲手栽种的木兰树。

  1934年,俄罗斯植物学家费奥多尔•米哈伊拉维奇•佐林在索契山地植物研究所的花园里栽种了一棵并不大的中国柑橘树。在过去的70年时间里,这棵不起眼的柑橘树却成为和平和友谊的象征,来自167个国家的代表在这棵友谊树上做了嫁接。这棵枝繁叶茂的大树上同时生长着日本橘子、意大利柠檬、美国葡萄柚等,一共有45种橘类。“友谊树”的管理员说:“只有中国柑橘树才有这么顽强的生命力和适应力。”

为了纪念这棵友谊树,当地政府于1981年还专门建了一个纪念馆,这里收集着各国代表来嫁接橘类植物时所带的土样和盛土的器皿。其中,一位美国学者在19876月参观完该纪念馆后的留言给记者留下了深刻的印象:“同一个根而长出各种各样不同的果实,这充分地象征着我们这个地球上的各种民族和种族的人都应该和平相处。

 

满城都是疗养院

 

    索契是俄罗斯最大的旅游疗养胜地。在城市亚热带林木的绿荫中掩映着众多的疗养院、休养所。据当地人向记者透露,目前索契共有230个疗养院,每年来这里疗养、旅游的客人超过300万人。

    据当地人向记者介绍,索契市作为疗养胜地的历史始于1909年。这一年,索契建成了第一座疗养院——高加索“利维耶拉”疗养院。那时,索契市还只是一个很小的城镇,荒芜而杂乱,到处是沼泽,常流行疟疾。由列宁签署的苏俄政府《关于国家级疗养区》法令的颁布,为索契市疗养事业的发展打下了良好的基础。该法令的主要原则是:疗养事业为劳动人民服务。苏维埃国家在人类历史上第一次把保障人民的健康确立为自己的责任,向所有公民提供免费医疗。在上世纪30年代初,政府批准了索契疗养地总计划,并很快在索契建成了一批规模较大的健康保健设施。

    索契的温泉治疗很讲究,不仅水要分成不同浓度,治疗也分洗浴、吸入、滴淋、水下按摩和水下牵引等多种方式,每天来治疗的人从早到晚都排着长队。除了泡温泉,黑海海水富含氯、碘、溴等物质,经常下海游泳同样有益健康。从苏联时期起,到索契疗养就是各单位的职工福利;如今,许多政府机关和大公司在索契修建了专属疗养院或宾馆,自用、创收两相宜。记者曾在俄罗斯铁路公司的“专属宾馆”采访了俄铁公司的总裁亚库宁,“专属宾馆”的设施完全可与五星级宾馆媲美。

    索契是地球最北端唯一的亚热带气候区,这里气候终年温暖湿润,四季如春,夏季不超过30摄氏度,冬天在8摄氏度左右。这是因为北面的大高加索山脉阻挡了北方的冷空气,城市濒临的黑海又像巨大的“暖水袋”一样散发热量。因此,据统计,索契一年有23的日子是艳阳高照,而半年的时间都可以下海游泳。所以,索契许多疗养院里都设有日光浴室和注满了被太阳晒暖了的海水的冬季游泳池。这里的主要疗养资源是接近40摄氏度的硫化氢温泉,它可以调节人的神经系统,促进人体新陈代谢,具有治疗心血管病、皮肤病等疾病的奇效。据说当年苏共中央总书记勃列日涅夫因患严重的关节病几乎无法行走,医生建议他到索契水疗。没想到下水时还需要警卫搀扶,出来就可以自己走动了。

当地接待方为了让我们真切地感受索契疗养院的“独特之处”,还特地邀请我们到当地一家疗养院亲身尝试。当记者在舒缓的音乐声中,一一尝试了独具索契特色的桑拿和温泉疗养之后,果然感觉身心舒爽了许多。这家疗养院的主人对记者说,这里的生意很火,许多莫斯科人都专门到这里来疗养,而做完一个历时3小时的综合疗养过程至少要花上100多美元。

 

吸引外资搞旅游

 

    与俄罗斯大多数城市不一样,索契给人的感觉非常新,建筑以白色、浅黄为主。随意找一家街头咖啡馆坐下来,边喝边聊,看着路上穿着拖鞋、披着浴巾的游人,会让人忘记身处寒冷的俄罗斯。在索契,记者也能充分感觉到旅游城市的方便。在街头,记者可以随手拦上一辆小巴。这种面包车和国内原来的小公共差不多,能坐十四五个人,招手即停。不同的就是没有专门的售票员,上车的人都通过前排的乘客将车资递给司机。在索契,小公共和公共汽车一个价,9卢布(约合人民币3元)可以跑遍全城。

    记者发现,在风景如画的索契城市中心区,坐落着一大批方便舒适的宾馆,宾馆的造型雅致,从宾馆的各个角落都可以欣赏到大海和高山的美景。据统计,索契市内共有500多家饭店、咖啡馆、小吃店以及疗养院和宾馆的附属餐厅,可同时接纳10万人就餐,你可以品尝到各式各样的高加索风味和俄式大菜。

    其实,索契市的旅游资源也很丰富。大高加索山为爱好山地旅行和山地滑雪的旅游者提供了一个好去处。索契的海岸也分布着大片天然海水浴场,这些浴场自然条件优越,服务设施完备。人们完全可以在一天时间里,登上高山滑雪,然后再到大海畅游。

    “黑海”这个名字源自古希腊的航海家,因为他们认为黑海海水的颜色比地中海的海水黑而得名。但实际上,黑海并不黑。晴朗天空下的黑海是一种浓重的蓝,干净得似乎能让人融化。索契的海滩与记者以前到过的格鲁吉亚黑海之滨的海滩一样也没有沙滩,而是布满了大大小小的鹅卵石,大的直径有1米,小的也只有雨花石般大小。这也许就是黑海海滩的一大特色吧。

    我们来到索契时,赶上这里的黄金月份。白天,海滩上有成百上千的人在享受日光浴。但这里没有人大声喧哗,许多人在阳光下、浪声中或静静地看书,或闭目养神,只是偶尔传来女孩子欢快的笑声。黄昏,这里的人们开始渐渐散去,但海滩上又出现了另外一道风景线:许多垂钓者坐在长长的伸向海里的水泥台上钓鱼,而许多恋人在海边的航标灯下相依而坐,欣赏着海上的落日。

    索契市财政收入的80%来自疗养业和旅游业。近年来,随着俄罗斯经济的好转,腰包渐鼓的人们开始到欧洲旅游。这让索契人有了危机感,恨不得国人都以普京总统为榜样,都不要出国度假才好。索契还计划把目前穿越全市34海岸的铁路搬到远处去,用腾出来的地方修建新的宾馆和疗养院。经济专家估算,这样每年可以多接待300万游客。索契还有一个更具“野心”的计划——申办2014年冬奥会,希望以此吸引国内外投资。

    从索契回到莫斯科,记者又在中国驻俄使馆经济商务参赞处的网站上发现一则商情:俄罗斯一商人拟与中国公司合作开发索契。其中包括距黑海仅20米的“拉扎列夫海滩建筑项目”和距黑海1000米的“维谢罗耶村建筑项目”(未来奥运村所在地)。这条信息称,这位俄罗斯商人拟与中方在索契的上述地点共同投资,兴建公寓式宾馆、公寓式住宅楼或其他建筑物。看来,俄罗斯正在吸引中国的投资者共同开发索契的旅游资源。

   

      索契的历史还在延续,这里被普京真的打上了“奥运”的烙印。如果说,彼得大帝把圣彼得堡打造成了俄罗斯的“北都”,那么普京正在把索契打造成的俄罗斯的“南都”……



推荐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