财新传媒
位置:博客 > 关健斌 > “索契奥运梦”的爱与哀愁

“索契奥运梦”的爱与哀愁

 

    莫斯科时间2月7日晚8时14分,第22届冬季奥运会将在俄罗斯南部黑海之滨的旅游胜地索契开幕。在可容纳外形酷似张开的贝壳的菲什特体育馆里,4万名观众将在现场领略俄罗斯人的热情和骄傲。

    在约3个小时的开幕式中,现场和电视机前的观众将品味到俄罗斯历史的一个个经典元素,从俄罗斯民间传说中的英雄到海船和彼得一世,再到果戈理《死魂灵》中的人物等等。而当焰火照亮索契的夜空时,人们将体验到本届冬奥会的口号——“冰火激情属于你”。

    就这样,在这个一半是海水、一半是雪山的城市里,在这个素有“俄罗斯的戴维营”之称的小城里,俄罗斯人再次圆了自己的“奥运梦”。这里的一切似乎都与奥运联系到了一起,人们很难分得清这是“索契的奥运时间”还是“奥运的索契时间。”而当普京宣布奥运会开幕时,人们将很难分清这是“普京的奥运时间”还是“奥运的普京时间”。不过,我们知道,索契冬奥会为普京、为俄罗斯承载了太多的东西。索契冬奥会承担了奥运无法承受之重。

 

 

“奥运梦”系着“强国梦”

 

    还是在2007年7月,时任俄罗斯总统的普京专程飞赴危地马,为索契市申办2014年冬奥会做最后游说工作,他当时的英语发言给人们留下了深刻的印象。那时,普京对在场的人们说,“让我们索契见!”结果7年后,普京发出的邀请终于生效了。

    在危地马胜利的欢呼之后,索契随即便进入了“奥运倒计时”。《共青团真理报》网站消息,2月7日索契冬奥会开幕式当晚,俄电视台“新闻周刊”节目将播放名为《软路径的哲理》的电视片。普京在片中透露,“索契冬奥会的举办地是我亲自选的,2001年还是2002年来着,我乘车开到这片地方,转了转,下了河。最后,我说,就让我们从这里开始建吧!”

    在近7年的准备时间里,普京无数次过问奥运筹备情况并亲自到现场视察相关场馆的建设情况,可谓是倾注了不少时间和精力。俄新社对此曾评论道,“让奥林匹克五环旗时隔34年后重回俄罗斯,这是俄罗斯的荣耀,这标志着俄罗斯强国之梦的阶段性实现。”

    今年1月19日,普京特地主动就索契冬奥会专题邀请国际媒体来索契采访自己。在这次采访中,普京真诚地说,普京表示,“举办冬奥会不是为了满足我的政治野心,是为了国家和民族的共同利益。前苏联解体,高加索地区动荡多年之后,社会的整个状况让人十分沮丧和悲观。俄罗斯需要摆脱精神上的包袱,努力做一些重要的大事,增进与世界的交流,奥林匹克运动会是发展大众体育的助推器”。普京强调, “我真的很想让人们用豁达和新奇的眼光看到一个崭新的俄罗斯,看到俄罗斯的新面貌、新机遇”。

    如果仔细看看俄罗斯的相关民调显示,人们会发现普京此番推心置腹的谈话并非是单纯出于公关目的地“做秀”,而是反映了俄罗斯大多数老百姓的真实心态。俄罗斯社会舆论基金近日公布的一项民调显示,65%的俄罗斯人将冬奥会能否顺利举行视为“重要的个人愿望”。

    这项民调显示,73%的俄罗斯公民将关注索契冬奥会的进程,其中26%的被访者准备全部观看冬奥会体育项目的直播,37%被访者只会观看自己感兴趣的比赛项目。更有意思的是,还一些俄罗斯青年人甚至将奥运开幕和终身大事联系在一起。莫斯科婚姻登记局局长伊琳娜·穆拉维约娃表示,在2014年索契冬奥会开幕当天,莫斯科将有900对新人登记结婚。

 

从“奥运围攻”到“奥运突围”

 

    然而,俄罗斯上上下下这个“奥运梦”的实现之路也可谓艰辛。今年以来,索契冬奥会成了美欧政要对普京施压的“最佳人质”和美欧媒体向俄罗斯抹黑的“最好靶子”。加拿大《温哥华太阳报》曾评论道,“俄罗斯冬奥会受到西方围攻。抵制声浪看起来声势不小,并引发人们一连串并不美好的奥运记忆,1980年和1984年美苏相互抵制在对方国家举办的奥运会。历史事件总是会重复出现,第一次是悲剧,第二次是闹剧。”

    但在普京“奥运外交”的总体谋划下,索契22届冬奥会并没有重蹈1980年莫斯科22届夏奥会的覆辙。据悉,共有88个国家派代表队参加索契冬奥会,这比四年前的温哥华冬奥会多出6个国家,是历次冬奥会参加国家最多的一次。其中,东帝汶、多米尼克、津巴布韦、马耳他、巴拉圭、多哥和汤加将首次参加冬奥会。此外,据俄媒体透露,索契在冬奥运期间将迎来多达60个国家的元首,其中44位元首将出席开幕式。许多领导人除观看比赛外,还将同俄罗斯领导人举行会晤。

    而对于美欧国家领导人玩集体缺席的“不给面子”做法,俄罗斯奥委会主席茹科夫委婉地表示,重要人物的缺席不会对奥运会造成任何影响。这绝不会影响到奥运会或改变其意义。

    而普京则直截了当地说, “奥运会不是政治家们的较量而是运动员之间的比赛。奥运会不应带有政治色彩,而应是各国进行沟通的媒介,不利用这个机会建立沟通的桥梁是不明智的,毁掉这座沟通之桥更是愚蠢之极。”普京强调,奥运会应该从政治对立中分离出来,成为各国间进行交流的活动。

 

    从“重金冬奥”到“重拳奥运”

  

    既然如此重视索契冬奥会,普京自然倾心、重金打造俄罗斯的这张“新名片”了,那么俄罗斯的这张“金名片”到底花了多少银子打造的呢?本报记者发现,这个数据并不好统计,也并不好统一。

    普京今年1月中旬表示,“俄筹备索契冬奥花了2140亿卢布,其中150亿卢布用在场馆建设,剩下的都用在索契的基础设施。2140亿卢布中,有大约1000亿是国家资金,其他资金都来自私营公司。当然,这些资金首先投入到旅馆方面了。” 而俄政府副总理科扎克近日也证实,俄为举办2014年索契冬奥会共耗资64.8亿美元(折合2140亿卢布),其中政府财政拨款30亿美元(折合990亿卢布)。科扎克还特别强调,审计结果表明,上述资金未发现违规使用。

    俄罗斯《观点报》近日称,经过近7年的筹备,索契完成大量的基础设施建设,包括建成了11座冬奥会比赛场馆。但一些西方媒体获得的索契“奥运造价”却超过500亿美元资金,其中70亿美元用于场馆搭建,而剩下的都用于举办地的基础设施建设。对此,美国《基督教科学箴言报》称其为“史上花费最为高昂的冬奥会”。此报道认为,普京将其个人声誉押作此次冬奥会的赌注,旨在为其总统生涯再增添一抹亮色并且进一步提高俄罗斯的国际地位。

    如果说“奥运造价”是众说纷纭的话,那么“奥运安全”却是众口一词,即“奥运安全有点儿悬”。因为,今年新年前伏尔加格勒接连发生的恐怖爆炸案和俄车臣恐怖大亨乌马罗夫的威胁视频,无不一次次地拉紧人们在索契安保方面的超敏感神经。而美欧媒体半真切半忽悠式的报道、美欧政要煞有介事地关注,又为俄罗斯人在安保方面不断地上眼药、拉警报。

    对此,以超强硬反恐著称的普京明确表示,“如果我们允许自己示弱和显现恐惧,那么我们将促成恐怖分子达到他们的目标”。他强调,俄方有足够的必要手段,护法机关和情报机构大约4万名人员将负责索契冬奥会安保,借鉴其他国家或地区举办类似活动时积累的经验,对索契及周边地区空域、海域和山区采取安保措施,尽己所能确保安保措施得到有效落实。

    普京承诺,“我们的任务在于保障冬奥会参赛人员和这一体育盛事来宾的安全,为此我们将竭尽全力。”本报记者在索契的现场观察发现,俄的确为确保冬奥会万无一失而使出了全身解数,可谓是“碉堡式、立体安保体系”。俄罗斯真真儿地把美欧媒体眼中“现在世界上最危险的城市”变成了俄力保的“现在世界上最安全的城市”。

 

索契冬奥会之后,较量必将持续……

 

    很显然,无论是普京心中的“奥运梦想”,还是俄罗斯实现的“奥运外交”,无论是美欧媒体报道中的“奥运围堵”,还是俄与美欧国家的“奥运冷战”,这一切都将随着索契奥运会的开幕和落幕而最终尘埃落地。

    正如美国外交学会高级研究员斯蒂芬·谢斯塔诺维奇近日在美国外交学会网站发表的《索契冬奥会之后的俄罗斯》一文所说,“通过举办索契冬奥会,俄罗斯引发了广泛国际关注。腐败,恐怖主义,人权抗议,高层爽约——这些都代表着索契冬奥会令普京蒙羞尴尬的领域。但是,每个领域的问题都超越了与奥运会的关联。即使索契冬奥会一切进展顺利,这些问题也代表着西方试图与俄罗斯创建一种合作性关系过程中所面临的持续挑战。”

    其实,那些看似与奥运相关的问题,本身与奥运并没有什么联系。索契冬奥会是普京拽着俄罗斯振作的新抓手,也是美欧对普京宣泄不满情绪的新平台。而这种互不相让的“拉锯战”局面并不会随着索契冬奥会的结束而终结。4个月后,普京将于2014年6月来还在索契主持召开G8峰会。

    同一地点,同一主持人,不同的峰会,不同的主题。如果说索契冬奥会是可来可不来的“体育外交”的话,那么G8峰会可是正儿八经的“政治外交”。那时的索契,会是什么情景呢? 让我们拭目以待吧!

“索契奥运梦”的爱与哀愁

“索契奥运梦”的爱与哀愁

“索契奥运梦”的爱与哀愁

“索契奥运梦”的爱与哀愁

 

 

 

 



推荐 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