财新传媒
位置:博客 > 关健斌 > 乌克兰之殇:谁为你买单?

乌克兰之殇:谁为你买单?

 

    北京时间2月24日凌晨,索契冬奥会正式闭幕。然而,与2月7日的开幕式相比,索契冬奥会已不那么抓人眼球了。短短的几天内,乌克兰局势已成功地抢了索契冬奥会的风头。如果说,几天前,大家还在关心闭幕式将如何弥补开幕上“五环变四环”的美中不足的话,那么如今大家更关注重出江湖的季莫申科如何让乌克兰不再“寂寞”了。


   
亚努科维奇:渐行渐远   名存实亡


   
     如果说,索契冬奥会开幕式上乌克兰总统亚努科维奇还在微笑地向本国运动员挥手致意的话,那么如今的亚努科维奇已不得不在自己的老家——哈尔科夫市神情沮丧地接受电视记者采访了。
    虽然乌克兰议会22日宣布亚努科维奇“自动丧失总统职权”,但亚努科维奇依然强调自己“不害怕、不辞职、不离开”。然而,反对派还是视亚努科维奇为无物。2月23日,乌克兰议会以285票赞同的表决结果,任命新议长图尔奇诺夫为临时总统,履行总统一职,直至5月25日的总统选举。
   同时,乌克兰议会还解除了亚努科维奇时代外长、教育部长。乌代理总检察长宣布,已下令逮捕前收入部长克里缅科及前总检察长普申卡。另外,代理内政部长告知议会,警方正与检察部门联合调查“针对人民的严重犯罪,调查对象包括前国家领导人”。
    而聪明的反对派还是利用各种媒体向外界散发各种不利于亚努科维奇的消息,以勿容置疑的话语权对亚努科维奇发起了“媒体战”。一时间,关于亚努科维奇要逃跑的消息满天飞。乌国家边防局局长助理阿斯塔霍夫22日夜接受“第五频道”电视台记者采访时说,“有一群武装人员向我们行贿,希望我们在没有允许的情况下放他们出境,边防人员拒绝了。随后,两辆汽车驶向飞机,总统坐上车,汽车驶离机场。”不过,不管亚努科维奇身在何处,他在基辅的总统官邸却成为了基辅这两天最热的“景点”。乌克兰议会已投票决定,将亚努科维奇位于基辅市郊的私人住宅收为国有。
    对此,《全球政治中的俄罗斯》杂志主编卢基扬诺夫毫不客气地说,“我觉得,离开了基辅的亚努科维奇已经一文不值了。他离开了基辅,事实上就已经投降了。离开了广场,他就自动了放弃了有所作为的机会。现在不清楚的是,乌东部和南部民众是什么心态。如果亚努科维奇感觉那里还有支持率,那么也许会重头再来。”
    乌克兰政治分析师卢巴恩则指出,“在独立广场上的人是极端分子,他们不可能对政局做出什么分析的。反对派的行动使乌克兰出现了政治真空,唯一的希望就是议会。我们已经几个月没有政府、没有预算、没有议会了,所有权力都在一人手里。”
     俄和平与发展研究所执行所长马克阿塔姆斯说,“我认为,亚努科维奇的日子不多了。现在乌克兰局势可以叫‘橙色革命—2’。街上的暴力分子迫使政府放弃了以民主方式解决问题的想法,使国家处于武装示威状态,所以现在不可能举行真正自由的选举。”

 

季莫申科:戏剧逆袭   重出江湖

 

   历史是有许多巧合之处。同在哈尔科夫市,当亚努科维奇这边在接受采访过程中唉声叹气时,2012年5月以来一直在哈尔科夫市医院监外就医的季莫申科却马不停蹄地急匆匆赶赴基辅独立广场。
    随着亚努科维奇的“节节败北”,这位39岁就开始当乌克兰副总理、41岁遭受牢狱之灾、45岁当上总理、50岁参选总统败北、51岁再次锒铛入狱的女子被“放虎归山”了。据俄杜马信息政策委员会主席米特罗法诺夫透露,22日早上,在季莫申科获释前数小时,她曾与亚努科维奇在哈尔科夫见过面。
    历史也有许多弄人之处。2004年底,季莫申科与尤先科一起出来搞“橙色革命”,结果赢了,尤先科当总统,季莫申科当总理。但好景不长,季莫申科与尤先科仅几个月便分道扬镳了。
    2010年2日,季莫申科与现任总统亚努科维奇一起争总统。结果以45.47%比48.95%的得票率输了,亚努科维奇当了总统,季莫申科却变成了阶下囚。十年过去了,尤先科成了历史,亚努科维奇快成了昨天,但季莫申科却迎来了自己政治生涯中的新高潮……
    那么这位当年曾放言称“我不是受欺负的小姑娘,我是战士,不会屈服”的女子能否让乌克兰的局势消停下来呢?2月22日晚,独立广场上,刚刚出狱几个小时的季莫申科坐在轮椅上对示威民众承诺,“我们任务就是让每一个人过上自己期待的生活!”她没有劝大家遵守当局与反对派签署和平协议尽快和平地离开广场,而在演讲中呼吁广场上的示威者继续抗议,直到信任的人上台。她说:“你们必须坚持到你们信任的人被选举,直到内阁里不再有软弱的政客。”
    显然,季莫申科重出江湖为乌克兰政局增添了新变数和定数。从目前看,已宣布参加提前总统大选的季莫申科很可能成为乌反对派的一杆大旗,她也许团结一切可以团结的乌克兰国内外力量,最终逼迫亚努科维奇举手投降。但作为这次骚乱的始作俑者,其他反对派领导人会支持她吗?据悉,乌反对派领导人之一、前世界拳王克里钦科23日宣布将参加总统选举。这样一来,会不会出现反对派在总统大选中“内耗”的可能呢?这有待于进一步观察。
    不过,季莫申科倒是俄和美欧都能接受的总统候选人。据知情者透露,季莫申科早在2005年就与奥巴马相识。2009年7月,美副总统拜登访乌时还单独与季莫申科举行过会谈。同时,季莫申科当总理还与同为总理的普京有过频繁的交往,她2009年与普京签署的乌俄天然气供应协议成为了她此次以滥权罪锒铛入狱的直接原因。 
    不过,俄罗斯独联体研究所所长扎图林则认为,“无论是反对派还是当权者,都想主宰整个乌克兰。我很难想像,在这种条件下,提前总统大选的胜者如何获得整个国家的认可。如果是东部的代表获胜,那么西部不会接受。反之亦然。”

 

俄罗斯:表态暧昧  行动谨慎

 

     随着亚努科维奇从基辅的消失,仍为乌克兰总统的亚努科维奇对乌克兰局势走向的影响力正在迅速衰减。随着季莫申科在基辅的现身,季莫申科对乌克兰局势的影响力正在不断窜升。而如果说季莫申科的一举一动已成为影响乌克兰局势的最大内部因素的话,那么普京的一举一动将成为未来几天影响乌克兰局势的最大外部看点。
    对于乌克兰局势的急转直下,俄依然保持着少有“战略克制”。去年,在外交上靠强硬频频得分的普京此时却“三缄其口”,一直对乌克兰局势保持着克制。2月22日,俄外长拉夫罗夫22日分别与德国、波兰和法国外长通电话,要求这三个积极推动并见证21日协议签署的国家,利用其对乌克兰反对派的影响力,让反对派立刻履行协议并约束肆无忌惮的喽啰。拉夫罗夫特别指出,“不要再误导国际社会,诡称今天的广场代表着乌克兰人民的利益了。”
  而曾作为调解人参与乌克兰总统与反对派谈判的俄总统全权人权代表卢金22日还警告说,“在乌克兰冲突过程中不允许以任何方式破坏俄罗斯公民的权利,否则会产生相当严重的问题。”卢金强调,欧洲同行去乌克兰只是为了寻求自身利益。他说,“说实话,我不明白,我的欧洲同行怎么能在去基辅之前承认亚努科维奇总统、议会及国家机构是合法的,可是到了基辅以后,却在充满民族主义的、恐怖主义的广场上说‘广场万岁,打倒政府’之类的话。”
    耐人寻味的是,“今日俄罗斯电视台”23日的评论称,乌总统亚努科维奇有两个选择:要么主动下台并提前选举,虽无望获胜但可让全民发言,而非被抗议者牵着鼻子走;要么压制抗议维持秩序,避免抗议者把基辅变成战场。但他却走了第三条路线——为了保住权力不断退让,让国家分裂。
    与此同时,俄财长西卢安诺夫23日表示,俄将推迟购买20亿美元乌克兰欧元债券的计划,直到乌克兰成立新政府。这项购债计划是去年12月普京和亚努科维奇达成的150亿美元贷款计划的第二部分。他说,“上周我们讨论了购买20亿美元乌克兰欧元债券的事情。但自那以后,乌克兰政局发生重大变化。现在,我们必须等到新政府成立后才会做出相关决定。”
    对俄此次罕见的谨慎,美国著名国际关系学者、地缘战略家布热津斯基2月23日接受《德国之声》记者采访时称,“普京对亚努科维奇的支持本来就是存疑的,而且即便有,这种支持也不会是长期的。对普京而言,重要的是不要在乌克兰激起新的反俄情绪,此事要从长计议了……”

 

美欧:口惠易  实至难

 

    如果说俄还在审时度势的话,那么美欧可没有闲着。 2月22日,当由反对派主导的乌克兰议会通过决议,开了亚努科维奇、放了季莫申科之后,白宫立即声明表示欢迎乌议会的“建设性工作”,暗示美国乐见亚努科维奇下台。同时,美方声明表态欢迎季莫申科出狱,并且祝愿入院接受治疗的季莫申科早日康复。声明指出,美国支持乌克兰平息暴乱,修改宪法,组建联合政府,提前举行大选。
    据悉,美国务卿克里22日已与乌反对派领导人进行了电话交谈。美国将做国际货币基金组织的工作,让其向乌尽快提供财政援助。2月23日,国际货币基金组织总裁拉加德表示,“如果乌克兰政府向国际货币基金组织求助,比如说财政援助或相关财政建议的话,那么我们准备向乌伸出援助之手。”
   而另据乌媒体透露,美国第一副国务卿博恩斯本周初将访问基辅,而随后助理国务卿纽兰也将于3月初访乌。热津斯基2月23日接受《德国之声》记者采访时称,“到目前为止,西方还未提出关于乌克兰走出政治和经济危机的建议,我也只是在最近一周看到了西方在这个事件中的参与度。我有这样的印象,乌克兰需要财政援助,希望既是俄罗斯的好邻居,又与欧洲有良好的关系。美国可以向俄罗斯保证,一个与欧洲接近但不会成为欧洲一部分的乌克兰不会伤害俄罗斯的利益。”
    不过,布热津斯基称,“虽然欧洲国家外长已去了基辅,但是欧盟要想在乌克兰事务中发挥积极作用,最重要的是向乌克兰提供一定金额的财政援助,帮助乌克兰做出严肃的决定。说民主和长期合作很轻松,但要想实现乌克兰局势稳定,需要的是资金,这是最急需的。”
    而刚刚从欧债危机走出的欧盟到底能出多少银子来鼓励乌克兰的“大逆转”呢?人们还不得而知。此间分析人士指出,即便普京不得不放弃亚努科维奇,也不会放弃乌克兰。在今天的局势下,放弃亚努科维奇并不等于放弃乌克兰。而即便季莫申科当上乌克兰总统,乌克兰也不会马上一头扎进美欧的怀里。在今天的局势下,美欧一下子也消化不了乌克兰。乌克兰现在是“树欲静而风不止”,未来一段时间里不可能平静下来。


 



推荐 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