财新传媒
位置:博客 > 关健斌 > 乌克兰:普京真要亮剑了?

乌克兰:普京真要亮剑了?

    普京会出兵克里米亚吗?谁也不知道!
    通过决议是分分钟的事儿。而通过决议本身就是一种威慑,如果这种形式上的威慑镇不住乌克兰反对派的话,那么不排除普京行使自己的权力,这是要亮剑的节奏吗?
    普京行使动武权力的国内法律程序已结束了。至于国际反映,他自然会评估的。
    说打和真打之间还是有区别的。打的由头是“保护在乌俄罗斯人的生命和安全”,而不是乌克兰国内局势,这是普京的理智之处,出师有名,保证政治上正确。
    此时,如果说亚努科维奇已经开始了“说走就走的旅行”,那普京也不得不开始“奋不顾身的前行”了。大幕拉开,普京登场。乌克兰进入"普京时间"。普京到底怎么办,要看乌克兰反对派和美欧的反映,如果他们不逼人太甚,普京也不会无所顾及的。
 
     经历了近1个月的隐忍之后,普京终于忍无可忍了。3月1日,俄罗斯总统办公厅对外发布消息称,“俄罗斯不会置克里米亚的请求于不顾的。”此前,乌克兰南部共和国克里米亚总理阿克谢诺夫曾向普京致信,请求俄罗斯保障克里米亚的和平与稳定。同日,俄罗斯国家杜马议长纳雷什金称,俄杜马议员呼吁普京总统采取措施,稳定乌克兰克里米亚地区的局势,并用一切可能的手段保护当地民众免遭暴政和暴力危害。俄联邦委员会发言人则干脆表示,不排除派军队到克里米亚维持安全的可能。
    这一切似乎在暗示,俄罗斯要“亮剑”了。

 

亚努科维奇现身了

     莫斯科时间28日17时10分左右,已隐身多日的亚努科维奇现身俄罗斯顿河罗斯托夫市“直升机”会展中心的“紫晶”厅,举行了他消失在基辅后的首场新闻发布会。
亚努科维奇开头说,“我准备继续为乌克兰未来斗争,对抗那些把恐怖和恐惧带给乌克兰的人。没有人推翻我,我是因为受到威胁而离开祖国的。”亚努科维奇接着说,“我很惭愧,我想在乌克兰人民面前就所发生的一切道歉。我没能有足够的力量保持社会稳定、避免混乱局面。”
在约一个小时的记者会中,亚努科维奇对关于他的一系列传说发表了严正声明。他以坦诚的态势、缓慢的语速表示了多层意思:向乌人民道歉、尊重人民选择;强调自己是合法总统但在乌国内遇到危险威胁;绝不承认“逃跑”并坚称“我会回来的”;强调保护自己的俄罗斯军人的仗义行为却不理解普京的沉默;揭批反对派出尔反尔,强调他们没遵守危机解决协议;埋怨西方纵容乌反对派又希望西方承担相关责任。
亚努科维奇解释说,“我没逃跑,我先去了哈尔科夫。在基辅时就有人向我车队射击,我去哈尔科夫要与地区党骨干会见。22日起,我的卫队得知有极端分子潜入哈尔科夫。我只能让与我同行的议长和克里米亚行政长官乘坐我的专机到顿聂茨克,而我飞往卢甘斯克。但有关方面威胁称说如果我的飞机不掉头,就向飞机射击。所以飞行员只好决定在顿聂茨克降落……”
亚努科维奇还强调,“我的总统官邸共600平方米,我自1999年起就在那儿住了,我拥有永久使用权。我花了320万美元买下了这个房子。还有部分面积我是作为国家元首租的,那些漂亮的画是我自己的。我在海外没有存款。”
对于记者们关心的亚努科维奇与普京的关系,亚努科维奇说,“我还没有见到普京,但和他通了电话。我们在通话中约定,在普京方便的时候和他会面。”后被问及俄罗斯在乌克兰局势中的作用时,亚努科维奇有些埋怨说,“从两个民族的历史关系出发,根据两国相关协议,俄有权行动,它应该也有义务行动。我知道普京的性格,但我很奇怪,为什么他一直沉默?”

 

俄罗斯动手了

 

如果说亚努科维奇已经开始了一次“说走就走的旅行”,那么沉默多日的普京终于开始了一次“奋不顾身的前行”。
  2月28日,俄罗斯两大军区突击战备检查性演习的第二阶段在西部军区启动。而这次演习的第一阶段已经结束。海军陆战队完成了到舰船驻泊地的急行军,巴伦支海和波罗的海水域作战编成正在加强,军区境内的航空兵已经开始转场至战役机场。据悉,3月3日,在演习的最后阶段,普京将亲临现场观摩。
  尽管俄军方已否认此次演习与乌克兰事件有关,但毕竟演习地区在俄乌边境附近,这不能不引起外界的纷纷猜测。美国国防部长哈格尔对此表示,美希望俄避免采取任何可能被误解的行动,希望俄能够保持军事演习的透明。
同日,俄外交部在给乌克兰的照会中证实,俄黑海舰队装甲部队进入克里米亚的目的是要保证黑海舰队在乌克兰境内的驻地安全,符合两国有关黑海舰队的基础协议。在同一份照会中,俄断然回绝了乌方于一天前提出的就克里米亚形势进行双边磋商的动议。俄方强调,克里米亚的形势是“乌克兰近日内部政治进程变化的结果”,没有必要进行双边磋商。
对于俄军的“协议内调动”,代行乌总统职责的议长图尔奇诺夫28日晚说,俄已开始进行“露骨的军事入侵”,要求普京立即停止挑衅,撤回军人。应乌克兰要求,联合国安理会2月28日就乌克兰局势举行闭门磋商,但未作出任何决定。
“今日俄罗斯”电视台援引俄常驻联合国代表丘尔金的话说,“俄罗斯比任何国家都对乌克兰的稳定和繁荣感兴趣,俄军在克里米亚调动符合俄乌间的现行协议,是反对派违反此前的和平协议,迫使亚努科维奇离境。”
值得关注的是,俄罗斯的行动不只停留在正常的军事调动,还包括经济领域。3月1日,俄天然气工业公司发言人谢尔盖•库普里亚诺夫发表声明说,乌克兰逾期未支付的天然气债务高达15.49亿美元,在这种债务和支付水平下,乌克兰可能无法享受现行的天然气价格优惠待遇。
更有意思的是,俄罗斯内务部28日表示,俄罗斯各地方内务部门可以在不违反俄罗斯相关法律以及自愿的基础上,吸纳那些已经离开了乌克兰的前乌克兰内务部工作人员。俄外交部则要求俄罗斯驻克里米亚半岛辛菲罗波尔总领馆采取一切必要措施,向有需要的前乌克兰“金雕”特种部队成员颁发俄罗斯护照。
对于俄罗斯一系列的行动,乌临时政府总理亚采纽克3月1日下午说了软话。他说,俄军装甲车辆在乌城镇中心出现是“不可接受的”,但乌克兰不会因为其在克里米亚的“挑衅”而与之发生军事冲突,希望俄罗斯停止在那里的军事行动。但当地时间2月28日下午,美国总统奥巴马召开记者招待会,谴责俄在乌克兰采取的军事行动。同时警告,美国会确保任何在乌克兰境内采取的军事行动都将付出代价。

 

 

克里米亚成焦点了

 

如果说动荡的乌克兰已成为了欧洲的一道“新鲜伤痕”的话,那么克里米亚则是乌克兰的“老伤复发”。
俄新社援引俄罗斯黑海舰队消息灵通人士3月1日下午的话称,克里米亚当局已同俄黑海舰队达成共识,同意共同保护克里米亚地区的主要建筑。另据国际文传援引乌克兰军方消息称,1日下午,俄军再次占据了该地另一军机场,同时有20人曾试图占据该地西部一防控指挥部。
显然,这个2.6万平方公里、250万人的半岛如今已经成了人们观察“俄罗斯对乌克兰如何动作”的风向标和外界测试俄美在乌克兰争夺程度的“试纸”。
这个半岛因其独特的战略地位历来都是兵家必争之地。它先后被罗马帝国、哥特人、匈奴人、可萨人、拜占庭帝国、钦察人、蒙古人、奥斯曼土耳其帝国占领。18世纪后,伴随着俄罗斯的崛起,克里米亚于1783年被并入俄罗斯帝国的版图。进入近代,俄罗斯与西方国家先后在克里米亚爆发两次大战。1921年,克里米亚自治苏维埃社会主义共和国成立,随后加入苏联。后来,克里米亚的塞瓦斯托波尔后来成为苏联黑海舰队的当然司令部。这个半岛见证了俄罗斯的耻辱与荣耀,也成为了俄罗斯战略利益的最前沿。
1954年为纪念乌克兰与俄罗斯联邦合并300周年,前苏联领导人赫鲁晓夫将其当做“礼物”划归乌克兰。苏联解体后,克里米亚独立倾向越来越强烈,乌克兰最高苏维埃不得不通过了关于克里米亚实行自治的决定。1992年2月,克里米亚州更名为克里米亚共和国;同年5月,克里米亚议会先后通过“克里米亚国家独立法”和“克里米亚共和国宪法”。此后,由于乌克兰政府的反对,该宪法被取缔。
由于与俄罗斯千丝万缕的联系,克里米亚归属问题不仅一度使乌克兰与俄罗斯以及克里米亚地方政府之间纠纷不断,而且长期困扰俄乌关系。1997年5月,俄罗斯和乌克兰于1997年签署了《俄乌暂定黑海舰队地位条约》。俄黑海舰队据此条约可租用塞瓦斯托波尔军港20年,直到2017年合同到期,俄罗斯每年为此付给乌克兰9700万美元租金。2008年,乌克兰时任总统尤先科要求加入北约,俄罗斯废除友好条约,要求收复克里米亚,俄乌险些爆发战争。亚努科维奇上台后,俄罗斯把2017年到期的军港租借期,延长到2042年。
其实,自沙俄时代起,作为俄罗斯“海军之母”的黑海舰队就一直驻扎在克米里亚的塞瓦斯托波尔港。对于俄罗斯来说,只要黑海舰队在克里米亚半岛,就可以威慑整个黑海沿岸的国家。对于乌克兰而言,如果失去了克里米亚,不仅国家的领土完整被破坏了,就连其自身的战略价值也要跌价了。而如今,克里米亚再次成了焦点,它挑动的不仅仅是俄罗斯与乌克兰的双边关系,还有俄罗斯与美欧多边关系的敏感神经。俄罗斯与美欧对乌克兰的博弈、乌克兰反对派与亚努科维奇的争夺似乎一下子都被微缩到克里米亚这个小舞台上了,变成了克里米亚无法承受之重。



推荐 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