财新传媒
位置:博客 > 关健斌 > 普京在乌克兰问题上改玩“政治柔道”

普京在乌克兰问题上改玩“政治柔道”

     普京对柔道的“情有独钟”是世人皆知的。他曾说过:“当我一踏上柔道垫,感觉就像回家一样。”  普京从11岁开始学习桑勃式摔跤,后对柔道产生了浓厚兴趣,曾多次获得圣彼得堡市柔道冠军。他说:“当我和别人练习柔道时,感觉好像是和自己的亲人在一起。”

    普京曾深有体会地说,“柔道不是简单的体育运动,而是哲学。”久而久之,他将自己在柔道中悟出的哲理运用到了国际事务中,可谓是“治大国如练柔道”。他说,柔道教会他一个哲理——不管对手有多强大,只要你掌握技巧、抓住对手的破绽,就能借势击倒对手。柔是为了克刚,退让是为了取胜。

    5月8日刊出的俄罗斯《专家》周刊就以《政治柔道》为题分析普京对乌克兰问题态度出现的微妙变化。文章称,普京5月7日会见到访的欧安组织轮值主席、瑞士联邦主席兼外长伯克哈尔特时发表的谈话乍看上去十分意外,给人以示弱“交出”乌东南部的错觉,似乎表明普京和整个俄罗斯政权突然软弱和害怕制裁了。甚至俄媒体称普京“抛弃了乌克兰东部”,感叹“乌克兰东南部被出卖了”。

     事实真的如此吗?

    细心人发现,普京这是在“以退为进”,以“立场的软化”换取保留翻转局势的优先话语权。普京当时提出的3个意见包括俄把军队从俄乌交界地区撤回、呼吁乌东南部“联邦制的支持者”推迟公投、称乌总统大选是“通往正确方向的一步”。但他同时提出了3个附加条件:基辅停止对乌东南部武力施压、释放亲俄积极分子、确保推行宪法改革。对此,专家们猜测,克里姆林宫出人意料的态度转变表明,外交幕后交易正进行得如火如荼,但结果尚未确定。

     但普京对乌东南部的“呼吁”竟然没好使。卢甘斯克州和顿涅茨克州毅然于5月11日组织了“独立公投”,而且两地公投组织者均表示有九成的投票者支持各自独立。不仅如此,5月12日,顿涅茨克州和卢甘斯克州正式宣布,根据全民公投结果脱离乌克兰成为“主权国家”,称将在一周后再次公投决定是否加入俄罗斯。

    对于乌克兰这两个州的一意孤行,俄罗斯没有表现出多大的不满意,而是表示尊重。俄总统办公厅新闻局12日表示,俄关注乌克兰东部顿涅茨克州及卢甘斯克州公投的高投票率,并尊重当地公民的意愿。但除了尊重之外,俄并没有像一个多月前“欢迎克里米亚回归”那样,对这两个州立刻张开欢迎的怀抱。

5月13日,俄外交部发表声明称,如果基辅方面停止军事行动并撤军,俄方“期待”乌东部亲俄力量遵守欧安组织解决乌克兰危机的路线图。俄强调,尽快启动欧安组织路线图“极其重要”。俄总统发言人佩斯科夫13日也表示,俄尚未对顿涅斯克入俄请求作出反应,也不会急于作出答复。他强调,俄已呼吁乌克兰政府与东部地区展开对话。

    那么,俄罗斯这回为什么对乌克兰这两个州独立甚至加入俄罗斯的愿意这么谨慎呢?实际上,如果我们冷静分析就会发现,俄罗斯在乌克兰的战略目标似乎并不是无休止地抢占土地,而是防止乌克兰扑向西方。

    据俄《生意人报》记者从俄总统办公厅消息人士那里得到的消息称,“克里姆林宫没有侵占新领土的意愿,克里米亚只是一个例外。”此人称,“我们终归是希望乌克兰保持统一,即使不愿跟我们站在一起,至少也别与我们为敌。”很显然,俄罗斯人的逻辑是,如果乌克兰不能如俄罗斯所愿被“再苏联化”的话,那么它也不能被“大西洋化”。

    如果是这样的话,俄罗斯又如何实施自己在乌克兰的战略目标呢?国体联邦制和外交中立化是俄罗斯给乌克兰未来设计的“俄罗斯版路线图”。因为,俄认为,惟有如此,才能保证乌克兰不完全倒到西方的怀里。

    如果仔细分析俄罗斯总统办公厅5月12日就顿涅茨克州及卢甘斯克州公投的声明,我们会发现,俄方首肯上述两州的公投是“通过文明方式、实际获得的成果,没有再次出现暴力事件,而是通过基辅、顿涅茨克、卢甘斯克三方对话的途径达成的”。这个表态实际在强调基辅和顿涅茨克与卢甘斯克已成为了对话三方——这是俄罗斯一直在坚持的,即让基辅和东南部成为谈判双方,为今后在乌克兰推行联邦制埋下伏笔。但基辅政权则一直强调在乌东部进行的是“反恐行动”,根本不承认顿涅茨克与卢甘斯克有资格作为“谈判一方”,更不要说让顿涅茨克与卢甘斯克代表参加日内瓦会谈了。

    因此,俄媒体分析,从某种角度讲,顿涅茨克与卢甘斯克不顾普京的呼吁执意公投既是对基辅政权,也是西方的“最后警告”,即基辅同东南部谈判是保住乌克兰统一的“最后希望”。如果失去克里米亚还不能让基辅和西方清醒的话,那么乌东部骚乱则为基辅和西方再次敲响警钟,俄希望他们抓住最后的机会。

    而俄罗斯又将如何实现自己对乌克兰的国家设计呢?单靠俄罗斯肯定不行!那就是拉欧洲。

    实际上,欧美在对乌克兰局势及对俄总体政策上的分歧并不小。欧洲正在越来越清楚地认识到,美在对乌政策上保持强硬的主要目的之一就是破坏欧洲与俄罗斯的关系。普京5月7日亲自接见欧安组织领导人时发表的谈话就是要向欧盟发出明确的信号,即俄罗斯与欧盟共同努力让乌克兰恢复平静,因为乌克兰是俄罗斯与欧盟的邻国,而不是美国的。

    对此,欧盟方面也有了积极回应,欧安组织在12日的一份声明中说,“普京总统12日早些时候与我们通话,他表示俄罗斯支持欧安组织参与的调节路线”。德国总理默克尔5月13日在接受《威斯特法伦邮报》记者采访时称,乌克兰危机只能通过外交途径解决,该国各地区代表均应参与解决局势。她强调,“危机不能用军事手段解决,该国各地代表均应参加全国对话。”

     更耐人寻味的是,克里姆林宫5月8日证实,6月6日,普京将与美国总统奥巴马及欧洲领导人一起在法国参加纪念诺曼底登陆70周年的活动。美媒体立即分析称,这将使西方孤立俄罗斯的行动复杂化。美联社称,6月6日的纪念活动将是普京和西方领导人自乌克兰危机爆发以来第一次见面。德国和法国领导人公开对普京参加诺曼底纪念活动的决定表示欢迎,这让人对最近孤立普京行动的有效性产生怀疑。虽然白宫宣布奥巴马不会与普京单独会晤,但看来也没有试图阻止普京参加。

     正如《政治柔道》一文最后所说,“如果普京真的与欧洲商量过了,很可能是这样的!那么,基辅的意见就没有人理睬了。会再一次像日内瓦会议那样,尊敬的先生们在协商什么时,基辅政权只能靠边儿站……”

普京在乌克兰问题上改玩“政治柔道”

普京在乌克兰问题上改玩“政治柔道”

普京在乌克兰问题上改玩“政治柔道”

普京在乌克兰问题上改玩“政治柔道”

普京在乌克兰问题上改玩“政治柔道”

普京在乌克兰问题上改玩“政治柔道”

普京在乌克兰问题上改玩“政治柔道”



推荐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