财新传媒
位置:博客 > 关健斌 > 反恐也需“内外兼治”

反恐也需“内外兼治”


    5月22日,俄罗斯总统普京就乌鲁木齐发生暴力恐怖事件向国家主席习近平致慰问电,对中方表示深切慰问,并坚决谴责这种血腥的犯罪行为。普京强调,他真诚希望继续加强俄中在打击各种形式的恐怖主义和极端主义方面的合作。
    近年来,虽然俄政府加大打击力度,但其境内暴恐事件仍时有发生。俄联邦安全局局长博尔特尼科夫近日透露,俄联邦安全局2014年第一季度成功防范恐怖袭击19起,缴获了自制爆炸装置79个、炸药250多公斤、500多支武器。
    普京今年4月7日在俄联邦安全局局务会议上承认,“俄反恐形势仍很复杂,地下恐怖组织尽管遭受很大损失,但仍然有能力针对平民发动大规模恐怖袭击。”他说,“极端激进主义团伙不但企图在北高加索加强活动,还企图向其它地区渗透,伏尔加河沿岸地区和俄中部。他们在竭力挑起民族间和宗教间的冲突,利用最现代化通讯技术在年青人中间大肆做宣传。”
    实际上,无论是从反恐决心还是从反恐经验,无论是从反恐力度还是从反恐手段来讲,俄都以强硬著称。普京关于“如果在厕所里遇到恐怖分子,就把他溺死在马桶里。”、“司法机要把恐怖分子从下水道中挖出来,暴露在光天化日之下。”、“俄绝不会同恐怖分子谈判,任何一个有尊严的国家都不会这样做。”之类的话被广为流传。
    对车臣恐怖分子放狠话、出狠招、下狠手,是普京反恐战略的一个主要特点,但俄反恐形势总给人一种“捷报频传与爆炸不断”相交织的印象。一位俄罗斯朋友曾对我说,“无论我们是否愿意,我们必须要做好与恐怖主义长期共存的思想准备。这就是生活!我们别无选择。”
    俄罗斯反恐怖近20年了,为什么恐怖阴影依然挥之不去呢?一个重要原因就是,俄反恐形势与国际整体反恐形势有着密切联系。受国际金融危机影响等多种因素综合作用,国际恐怖威胁有增无减。而阿富汗问题的“外溢效应”也使一些恐怖分子向临近地区四处逃窜,这从客观上让中亚及周边地区的反恐形势更加复杂化。此外,随着美国把战略重点从反恐向传统安全方面调整,在伊拉克和阿富汗进行的两场战争以及阿拉伯世界动荡中滋生出的新一代恐怖主义势力,也逐渐把目标扩大到美国以外。
     还要特别指出的是,美欧国家的反恐“双重标准”也为俄恐怖主义组织打造了“生存空间”。去年美国波士顿爆炸案发生后,普京曾明确表示,俄是国际恐怖主义的受害者,而且是第一批受害者,但“令我气愤的是,对于恐怖分子在我国领土上犯下残暴的、血腥的、恶劣的罪行,我们的西方伙伴、西方媒体却称他们为起义者”。普京说,西方国家向恐怖分子提供信息、财政和政治支持,“有时是直接支持,有时是间接支持,但是这种支持总是伴随着恐怖分子在俄罗斯境内的活动”。
    其实,“9·11事件”后,如果没有俄罗斯对中亚的“开放”,美国在阿富汗的军事行动很难进行得那么顺利。当时,美国把反恐提升为国家安全第一要务,明确提出“不支持美国反恐就是与美国为敌”。美国向恐怖分子宣战得到了包括中国在内的世界各国的支持和配合,并构建起以美国为主导“国际反恐阵线”。但现在美却有点“伤疤未愈,已忘疼”,在本国反恐形势依然严峻的情况下,又对其他国家玩起了“反恐牌”,甚至把恐怖组织分为“好的恐怖组织”和“坏的恐怖组织”,对恐怖组织按美国私利分类后区别对待。这种反恐的“双重标准”,对国际反恐合作的伤害是深刻的。
     很明显,恐怖袭击具有跨国性和全球性特点,这就表明国际合作尤为必要和重要。反恐不是一个国家单凭本国一己之力就能实现的。一个国家,无论大小、强弱,加强国内反恐能力建设固然重要,但如不能斩断国内恐怖主义势力的国际触角,也难以防止恐怖主义的死灰复燃。所以,要想世界真正太平,各国依然迫切需要更深入的合作和更真诚的支持。只有每个国家都真正做到“内外兼治”,才能让本国公民远离恐怖威胁。

 



推荐 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