财新传媒
位置:博客 > 关健斌 > 在中亚感受“丝绸之路经济带”的亲和力

在中亚感受“丝绸之路经济带”的亲和力

塔吉克斯坦首都杜尚别市绍德穆尔大街32号有一家名叫“丝绸之路”的工艺品专卖店。这家于2005年11月就已开业的工艺品店最近迎来了不少新面孔,不仅有来自各国驻塔吉克斯坦使馆的外交官,还有来自中国和中亚、西亚甚至欧洲其他国家的外国人。人们络绎不绝地光顾这个小店,挑选着塔吉克斯坦的青金石饰品、阿富汗的手织地毯、中国的刺绣、波斯的雕刻摆件,等等。

店主得意告诉记者,“我这里有整条丝绸之路沿途国家的所有工艺品。”很显然,店主的话显得有些过于自信了。因为,人们很难说清楚当年的“丝绸之路”到底包括几条路线、包含几十个国家。但有一点可以肯定的是,这位店主很有先见之明,他为小店取的这个名字近一段时间来被人们赋予了新的时代意义和战略内涵,并已成为了“网络热词”。记者尝试用中文、俄文、英文三种语言分别在网上搜索“丝绸之路经济带”,共查到数千万个搜索结果。

9月11日,习近平主席将到访塔吉克斯坦,并出席在杜尚别举行的上海合作组织成员国元首理事会第十四次会议,这是习主席就任国家主席以来的第二次中亚之行。就在一年前的9月,习主席首次到访中亚时正式提出了“丝绸之路经济带”倡议。一年来,“丝绸之路经济带”成为欧亚大陆许多国家政要、学者、媒体都关心、关注、热议的话题,这让古老的“丝绸之路”重新焕发了青春。

两千多年前的丝绸之路是我国古代开辟的一条贯通东西方最长的古老商道。这条古道把中国文化、印度文化、波斯文化、阿拉伯文化和古希腊文化、古罗马文化交融荟萃起来,为促进东西方文明的交流与发展作出了巨大贡献。十九世纪下半期,德国地理学家李希霍芬将这条交通路线称为“丝绸之路”,此后中外史学家都认同此说并沿用至今。

但随着海上贸易的兴起,古丝绸之路逐渐衰落。相较千山万水的阻隔,海上交通显得更加便捷畅通。渐渐的,“丝绸之路”成了仅保留在历史书上的老概念和象征中国古代与外部世界商贸交流的旧符号。人们怀念那条古老商道的繁荣,却似乎无法把它与现实实现“时空穿越”。

然而,习主席2013年9月首次访问中亚时以更具时代感和历史纵深感的多维视角为世人勾勒出了“丝绸之路经济带”,一下子让这个老概念和旧符号获得了新的历史坐标系。对中国而言,发展“丝绸之路经济带”不仅能带动西部大开发和中部崛起,而且可以进一步推动扩大开放,为中国经济腾飞增添新的动力。对中亚国家而言,“丝绸之路经济带”激活了他们的陆权优势、带来了难得的发展机遇。中亚各国深处欧亚大陆腹地,没有出海口在一定程度上限制了他们经济持续发展,是一个明显的地缘劣势。但“丝绸之路经济带”却让中亚国家一下子变成了连接发达的欧洲经济圈与快速发展的亚太经济圈的最短桥梁,劣势顷刻间变成了优势,这不能不让中亚各国产生一种跃跃欲试的感觉。

在密切关注的同时,中亚国家各界也在细细捉摸“丝绸之路经济带”的具体内涵。有人把它狭义定义为中国通过中亚通往欧洲的公路和铁路,有人把它扩展到中亚通向中国的石油和天然气管道,还有人把它解释成中国与中亚国家的国际道路运输便利化,等等,但这些说法似乎都无法准确诠释“丝绸之路经济带”的丰富含义。而人们似乎一时间又难于理解“政策沟通、道路联通、贸易畅通、货币流通、民心相通”这“五通”概念。

但在塔吉克斯坦近一周的实地采访让记者对“丝绸之路经济带”这“五通”有了更真切的体验。杜尚别市内随处可见“中国元素”:饭店大堂摆放的立钟、鲁达基大街边上的华为和李宁专卖店、商业区兑换点的人民币外汇牌价、老百姓家里安装的格力和海尔空调、大市场水果摊上用的遮阳伞和日杂店里的摆放整齐的中国日用品,这一切都与中国有关。与这些细微之处的“中国元素”相比,杜尚别还有更抢眼的“中国标识”,近几年新落成的塔吉克斯坦总统府、议会大楼、国家图书馆、国家博物馆、外交部办公大楼、索莫尼广场、机场等地标性建筑都出自中国建筑工人之手。

今年1月10日,由中国新疆特变电工公司承建的“杜尚别2号”火电站并网发电,拉赫蒙总统在庆典仪式上说,“杜尚别2号”火电站的建成是塔人民生活中的大事,将大大缓解塔冬季电力紧张的难题,该电站完全建成后,将解决首都40%的居民冬季用电和供热水问题。而中国华为技术有限公司在杜尚别实施的“平安城市”工程(也称杜尚别交通自动管理系统)已覆盖该市71条街道和一些城市广场,系统投入使用后城市道路交通事故死亡率降低了80%。

这些实实在在的好处,让塔吉克斯坦老百姓能从“过日子”的角度体会中塔双边合作及“丝绸之路经济带”给自己带来的新变化。记者这些天在塔采访过程中,无论是在大街上,还是广场上,无论是城市里还是偏远山村,许多塔吉克斯坦老百姓都热情地向我打招呼、问候“你好”,那标准的发音和纯朴的笑容让人真实地体味到“人心相通”的真谛。我相信,这些老百姓也许无法准确说出“丝绸之路经济带”这个概念,甚至不知道什么是“丝绸之路经济带”,但他们正享受着这个经济带给自己带来的福利和便利。

当然,也并不是所有人都对“丝绸之路经济带”抱欢迎和支持态度,也有人对此持观望甚至怀疑态度。对于中国与中亚国家的合作,个别俄罗斯媒体担心中亚国家成为中国的“原料附庸”。俄学者鲍里斯•古斯列多夫曾坦言,“俄罗斯或将‘丝绸之路经济带’构想视为挑战,原因不在于该构想具有反俄倾向,而是中亚地区曾作为苏联的一部分使得俄罗斯在心理上对该地区具有特殊情愫,将其视为自己的势力范围。美国人则担心“丝绸之路经济带”让自己那个半死不活、数次易名的“新丝绸之路计划”再次沦为纸上谈兵。日本也害怕“丝绸之路经济带”冲击他们精耕细作多年的“丝绸之路外交”,如此种种。

但持这些观点的人恰恰忘记了一点,中亚的大门是敞开着的,中亚国家有权独立选择对外合作的对象和方式。无论中亚局势如何发展变化,过去那种某一个国家在中亚“单独主导”的局面已一去不复返了。上海合作组织的诞生、发展、壮大的事实证明,上合组织已成为促进本地区持久和平与共同繁荣的重要建设性力量。上合组织各成员国只有携手合作,才能维护地区稳定、促进共同发展。而上海合作组织6个成员国和5个观察员国都位于古“丝绸之路”沿线,“丝绸之路”精神也与“上合精神”内涵相通。

“丝绸之路经济带”的核心理念就是开放包容、共商共建、互利共赢。中方根本不想也不会去“排挤、挤占、侵占”任何一方在中亚的“势力范围”,而更愿与各国一道按着先易后难、日积月累的方式推进“丝绸之路经济带”建设。在此过程中,受益者不单单是中国一方,而是包括上合组织各成员国在内的与中国结成“命运共同体”和“利益共同体”的沿线所有国家。

其实,“丝绸之路经济带”的吸引力不是来自中国的威慑力,而来自中国的亲和力;“丝绸之路经济带”的高人气不是来自中国的霸气,而来自中国的和气;“丝绸之路经济带”的传导效应不是来自中国的主导,而是来自各方的疏导。套用一句网络流行的话,就是“你若盛开,清风自来。心若浮沉,浅笑安然。”

0



推荐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