财新传媒
位置:博客 > 关健斌 > 俄罗斯胜利日:不光关注阅兵  更要关爱老兵

俄罗斯胜利日:不光关注阅兵  更要关爱老兵

红场阅兵背后的故事之四—— 俄罗斯胜利日:不光关注阅兵  更要关爱老兵
昨天的“红场阅兵早知道”提到过老战士,今天咱们专门聊聊老战士—俄罗斯胜利日中永远的主角


     
    最近几个月来,美西方和俄罗斯不少媒体,甚至国内媒体都在关注外国领导人到底谁将出席俄罗斯伟大卫国战争胜利70周年阅兵式活动的消息——这似乎是一个大的题。当然,这是个大问题,这在一定程度上是俄罗斯对相关国家关系的晴雨表和试纸。
     一位俄罗斯朋友对我说,“当然,我们欢迎每一位客人!但最终奥巴马和默克尔还是不会是现身于阅兵式上。但那又如何?他们本来就不是阅兵式的主人,他们只是客人……”
     这话听起来,给人一种“嘴硬”的感觉。但仔细想想,也不无道理。老兵应该是阅兵式的主角,而政治家则是阅兵式的配角。我们关注俄罗斯胜利日的庆祝活动,也不能只关注阅兵,不关心老兵。
俄罗斯胜利日:不光关注阅兵  更要关爱老兵 俄罗斯胜利日:不光关注阅兵  更要关爱老兵 俄罗斯胜利日:不光关注阅兵  更要关爱老兵 俄罗斯胜利日:不光关注阅兵  更要关爱老兵 俄罗斯胜利日:不光关注阅兵  更要关爱老兵   

    其实,每年“5·9胜利日”前后,俄罗斯官方除了“轰轰烈烈”搞红场大阅兵之外,也在认认真真地解决二战老战士的实际生活问题。在红场阅兵式上,除了这些最先进的武器装备之外,最吸引人注目的就是那些白发苍苍的二战老战士,正是他们在祖国最危难的时刻挺身而出,保卫了自己的家园。据悉,今年阅兵式当天,就会有
来自俄各地的85名卫国战争参与者及来自23个国家的75名老战士,应官方邀请以贵宾身份出席阅兵式。
俄罗斯胜利日:不光关注阅兵  更要关爱老兵
  据俄政府副总理戈洛杰茨3月17日在“胜利”组委会会议上向普京汇报,到目前为止,俄罗斯境内共生活着217515名二战的老战士,他们在5月9日前将按不同层次获得3000卢布或7000卢布不等的一次性津贴,俄政府此项财政支出总计为126亿卢布。他介绍称,自2008年,俄政府为280946位二战老战士改善了住房,仅2014年就有8311名二战老战士获得了新住房,俄政府为此目标拨款90亿卢布。
俄罗斯胜利日:不光关注阅兵  更要关爱老兵 
    其实,俄罗斯到底有多少位二战老战士,我看到过许多版本,各部门统计的数量都不大一致。另据俄《共青团真理报》援引官方消息称,目前,在俄罗斯境内生活着2796000名老战士,其中328000位老战士直接参过战。俄各级政府邀请了10.5万位老战士参加本地组织的胜利日庆祝活动。而直接赴红场观摩阅兵式的老战士将有2300人。
    还记得2007年5月9日,一位二战老战士参加完阅兵式后曾对我说:“我们的记忆是痛苦,我们的使命是光荣,我们挽救的不仅仅是一个俄罗斯,我们帮助的不仅仅是一个国家。我们解放了许多民族,我和我牺牲的战友永远对此感到骄傲,任何人、到任何时候、在任何地点都无法改变历史”。
    其实,在5月9日前后,俄罗斯各地会有许多优惠老战士的活动。比如,俄联邦邮政局还举行了“向二战老战士提供免费机票”的活动。二战参加者和伤残军人自己或委托代理人到最近的一个邮局网点,可免费获得一张自己指定日期和指定线路的国内机票。
    今天我看到一则消息,还是很有“暖意”的。俄加里宁格勒州州长决定,免费为40位老战士缝制一套参加阅兵式专用的礼服,总费用为50万卢布。
     俄罗斯胜利日:不光关注阅兵  更要关爱老兵 俄罗斯胜利日:不光关注阅兵  更要关爱老兵 俄罗斯胜利日:不光关注阅兵  更要关爱老兵
2011年6月,我曾与一位老兵有过一段对话
白俄罗斯行记:火车上巧遇穿越战争的92岁老人

  驻外十年多来,一直行走于“前苏联空间”,但始终未去过白俄罗斯。总觉得,俄罗斯和白俄罗斯可能没什么太大区别,所以对可能的白俄之行总是一推再推。终于,决定去一趟白俄罗斯——报道在白俄罗斯布列斯特举行的“苏德战争”开始70周年的纪念活动。1941年6月22日,德军开始对苏联全线进攻,而布列斯特就是一个重要的进攻点。那么,布列斯特要塞到底是什么样呢?似乎还是值得一看的。
  6月20日晚上11点半左右,从莫斯科的白俄火车站登上直达布列斯特的火车。俄罗斯的火车普能卧铺车厢分四人一个小单元,显得很整洁。一夜无话,由于刚刚参加完胡主席高访的报道,十分疲惫的我睡得很香,一觉睡到早晨十点。
  起床去洗漱间的途中在自己所在车厢的把头一个单元里看到一位白发苍苍、西服上别满了军功章的老人。马上意识到,这位老人肯定是二战老战士,而且他的目的地很可能和我一样——布列斯特。
  礼貌地进去和他打招呼。果然,他是从拉脱维亚来要到布列斯特去的二战老战士,他应白俄罗斯驻拉脱维亚使馆之邀专程赴布列斯特参加纪念“苏德战争”开始70周年的相关纪念活动。于是和他攀谈起来。
  这位长者叫尼古拉·谢苗诺维奇·伊里科夫,出生于1919年5月22日,他几乎是苏联的同龄人。伊里科夫在伟大卫国战争期间是飞行员,他全程参加了第二次世界大战苏德在欧洲战场1941-1945年的战争。他用简单一串数字向我讲述了他的光辉战争历程:在整个二战期间,他执行过126次战斗飞行任务,其中26次是侦察飞行,他驾驶的侦察机最远深入德军后方200-300公里;他参加过58次空战,击落德军战机13架,其中8架德军飞机是他一个人击落的,5架是他与战友一起击落;他驾驶的战机11次被击中,他4次从被击中的飞机中跳伞、3次跳伞落地后失去知觉、3次负伤其中两次为重伤。他于1942年成为二次伤残军人,但仍然驾机执行任务。
  他参加过列宁格勒、斯大林格勒、北高加索、喀山、波罗的海、明斯克等9条前线的战斗,获得了列宁勋章等5枚苏联最高军功章,他获得的军功章如果都戴在身上要挂满前胸,总重量达15公斤。他身上至今还有4块弹片……
  我问他,“现在经常和当年的战友联系吗?”刚才还满脸自豪的老人沉默了好一会儿说,“只剩下我一个人了……”说完这句话,他把目光投向了火车窗外的远方。
  “在战争中您害怕吗?”我问了一个自己觉得很愚蠢但却很想问的问题。他说,“当然!战争开始时我才20出头,我怎么不害怕呢!”
  伊里科夫在童年并不是十分幸福,他3岁时父亲就去世了,母亲拉扯他和兄弟一起长大。1939年,被苏联共青团系统选拔到飞行员学校接受培训,能够驾驶ПЕ—2型飞机。此飞机最大航程1200公里,时速为540公里/小时,可乘坐3人。此型飞机有4个射击口,可携带炸弹1000公斤,是二战期间苏联对付德军的主要机型之一。在二战开始之前,伊里科夫所在的部队驻扎在距列宁格勒60公里的卡特奇地区。开战后,他所在的飞行部队就受最高指挥部的指挥往返于各主要战线。
  “你去过德国吗?”我问。“战争时,开侦察机去过。除此之外,再没去过!”老人回答道。“您没想作为胜利者去德国看看吗?”“他们邀请过我,但我没去!”“是您自己不想去,还是因为技术性原因没去?”“我不想去……”老人果断而坚决地说。
   “1945年7月24日,我参加了红场的胜利大阅兵和在克里姆林宫里举行的大型宴会。我与全体苏联政府成员和斯大林一起喝伏特加——那情景我无法忘记。”老人回忆道。老人称,他近几年来曾受邀参加过二战胜利60周年和65周年的红场大阅兵。
   “在中国,有的元帅不愿意回忆过去,不愿意多谈战争。您如何看?”我问,老人说,“我要谈,我要让现在的人知道到底发生了什么事情,因为现在的年轻人已经根本不知道那段历史了。”
   老人说,他是俄罗斯公民,但在拉脱维亚长期居住。当我问起波罗的海国家政府对二战历史的“最新解读”时,老人很轻蔑地一笑,他说,“他们说我们是侵略者,但我们是解放者。是我们解放了那片土地!在他们眼里中,德国法西斯军队是侵略者,苏军也是侵略者。只有美国人是解放者,但当我们在那里激战时,美国人在哪里呢?”
   “波罗的海国家的教课书如何记录这段历史呢?”我问。老人说,“他们选择了有意识地遗忘,他们故意对这段历史轻描淡写……”
   “如果他们对那段历史持否定态度,那么他们可能不会对二战老战士任何优惠待遇吧?”我问。老人说,“在拉脱维亚,参加过二战的老战士和一个普通退休人员一样,没有任何特殊的优待。一位老战士单靠一个人的一份退休金是无法度日的。”
   老人称,由于他是俄罗斯公民,而且他的军衔是少校,所以俄罗斯政府给他发的退休金对他而言已足够生活的了。但如果在战争期间只是普通士兵的老战士,那么他们的日子就不那么宽裕了。这些人如果是拉脱维亚公民,那么他们可以向俄罗斯驻拉脱维亚使馆写申请,俄政府通过驻拉脱维亚使馆在“5·9胜利日”、“苏军建军节”等重大节日会不定期地向这些人提供一些金额不多的经济援助。老人说,他们成立了一个名叫“老战士权利保护协会”的社会团体,每个月的第一个周一开会。大家要通过合力来保护自己老战士应有的社会、政治、经济权利不受侵犯。他说,目前,生活在拉脱维亚境内的二战老战士还剩1.4万人左右。像他这样的退休军官还有4000多人。
  在聊到战争对他个人生活影响时,老人说,战争后,他还在民间经济建设领域工作了25年,然后才退休的。他说,他在战争前曾有一个女朋友,但战争后便失去了联系。战争胜利后,他有了新女朋友,两人结婚后一起生活了65年。5年前,老伴去世了。老人有两个女儿、两个外孙女、两个曾外孙女和一个曾孙子。他说,“我最喜欢曾孙子,我们家总是女孩子,这回终于有一个男孩子了。”老人说,自己的孩子对自己很尊敬……
  
俄罗斯胜利日:不光关注阅兵  更要关爱老兵 俄罗斯胜利日:不光关注阅兵  更要关爱老兵 俄罗斯胜利日:不光关注阅兵  更要关爱老兵 

0



推荐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