财新传媒
位置:博客 > 关健斌 > 空难促使俄反思航空业现状

空难促使俄反思航空业现状

    11月1日是俄罗斯的全国哀悼日。中国国家主席习近平、德国总理默克尔、意大利总统马塔雷拉、英国首相卡梅伦、乌克兰总统波罗申科等外国领导人相继向俄罗斯总统普京致慰问电,就俄罗斯一架客机在埃及西奈半岛失事向遇难者表示哀悼。
    在圣彼得堡市的普尔科沃机场,也就是KGL-9268航班的目标地,人们赶到机场专门开辟的小区域内献花、摆放毛绒玩具、点燃蜡烛,哀悼遇难者。圣彼得堡市中心冬宫前的广场上会有相应的哀悼活动,一些俄罗斯年轻人还在社交网络上开通了悼念平台。

善后与调查同步进行

      据圣彼得堡市副市长伊戈尔·阿尔宾称,“圣彼得堡市的哀悼期将一直持续到空难遇难者下葬的那一天,每个遇难者的家人都有专人员陪伴。我们要帮助遇难者解决的不仅仅是在哀悼期间出现的问题,还包括关于遇难者的老人、学龄前儿童的未来问题。这些问题,我们都要考虑帮助解决。”俄紧急情况部心理援助中心负责人尤莉娅·绍伊古称,“仅一天之内,该中心就接到1500个因空难而打来的心理求助热线电话,遇难者家人需要及时的心理疏导和救助。”
    莫斯科时间11月1日零时,俄交通部长、联邦航空运输局局长、紧急情况部长和部分专家乘坐俄紧急情况部的第一架飞机飞抵开罗,并在第一时间赶至事发地点。莫斯科时间1日凌晨2时许、4时许、6时许,俄紧急情况部的第二、三、四架飞机先后抵达开罗。目前,在事发现场,俄紧急情况部长普奇科夫担任俄搜救队的总指挥,搜救人员已把对遇难者遗体的寻找范围半径扩大至15公里。预计,寻找遇难者遗体的工作将在数天内结束。
    与此同时,空难调查程序已全面启动,一边是相关技术人员对黑匣子的破译,另一方面是媒体对相关细节的披露。俄交通部长索科洛夫1日表示,坠毁客机的黑匣子受到轻微损伤,目前黑匣子还在密封状态。据俄塔社报道,黑匣子的分析工作最终可能在埃及进行。有消息称,坠毁的A321客机最后一次保养是2014年5月3日,当时技术人员为客机添加了机油。此客机10月30日莫斯科时间11时从沙姆沙伊赫飞抵俄罗斯萨马拉机场,在机场加油并加配了218名乘客的餐食,机组人员还做了例行医学体检,14时5分从萨马科飞往沙姆沙伊赫。据俄沿伏尔加河地区交通检察官玛伊娅对“俄罗斯—24”电视台记者证实,俄科加雷姆航空公司在萨马拉机场加入的航空油不存在质量问题。

科加雷姆航空公司“老底儿”被揭

    而在莫斯科,俄调查部门对科加雷姆航空公司的搜查将持续至10月30日。据了解,科加雷姆航空公司是一家从1993年5月开始运营的俄廉价包机航空公司,主要航线大多通往周边国家的旅游胜地。该公司总部位于莫斯科市,由“西部航空——投资公司”股份有限公司完全控股。据报道,截止2015年10月,该公司旗下只有7架A321客机,平均机龄为17.1年。
    据俄《消息报》披露,科加雷姆航空公司当前财务状况很糟糕。报道称,该公司向俄联邦退休基金拖欠的本公司员工预付保险金总额达3250万卢布。此报道援引俄国际文传电讯的统计数据称,2014年,科加雷姆航空公司的飞行成本从59亿卢布大幅度提升至72亿卢布,而纯利润从8700万卢布降至240万卢布,下滑36倍。记者对该公司的会计报表研究后发现,科加雷姆航空公司2013年时的债务总额为3.549亿卢布,而2014年就飙升至10亿多卢布。科加雷姆航空公司的员工对记者透露,该公司的飞行员和机组成员已连续3个月未发工资了。分析人士指出,科加雷姆航空公司这种财务状况很可能将影响其旗下飞机的状况。
    俄《消息报》此前还报道称,科加雷姆航空公司的飞行安全纪录并不好。2010年1月,该航空公司所属的图154客机在迫降时尾部触碰跑道起火。2011年1月1日,该公司的图154客机在苏尔古特机制起火。2015年4月,该航空公司的客机在莫斯科多莫杰多沃机场迫降。2012年4月,俄航空局曾发现该公司多起严重违规事件,并认真考虑过是否吊销此公司的民航运营许可资格问题。2015年4月,俄联邦交通监督局还对该公司进行了检查。但让人奇怪的是,该公司此前虽曾不止一次地被吊销过运营许可,但每次都能“起死回生”,这为大家留下了许多想像空间。

空难后的质问与反思

    空难后,许多网友吐糟科加雷姆航空公司的“劣迹”。一位10月31日乘坐科加雷姆航空公司另一航班的俄罗斯网友留言道,“那是令人毛骨悚然的经历。我两周前也曾坐这个公司的包机去意大利。坐进飞机5分钟后,我就闻到了汽油味,我们被重新拉回停机位,发现是机翼漏油,航班延误了6个小时。我一路上都提心吊胆的,我坐的就是这个公司的A321飞机……”而另一位叫塔尼娅的网友留言称,“我坐过这个公司从沙姆沙伊赫到莫斯科的航班,这段飞行让我永远难忘。老实说,我在那次飞行中,已经厌倦了祈祷……”
    与网友吐糟不同,这起空难暴露起的俄民航市场的“乱相”引起了俄相关人士更为深入的思考。俄功勋飞行员尤里说,“我想说,飞机是一种很可靠的东西。但是坠毁的飞机在多个国家服役过,这架飞机在被卖给俄公司前到底经历了什么,有人问吗?有人认真检查过它的发机机吗?俄罗斯不应该再让老飞机上天了!我们应该换新飞机,一些大航空公司已经这样做了,但小公司却没有这样的费用。”
    俄国家杜马外委会主席普什科夫也就空难发表了个人看法,他说,“我注意到,近50年来的空难多发生在中小航空公司。这些公司规模不大,弄5-10架飞机就包条航线,以最小的投入追求最大的利润。”他在自己的微博中写道,“一些人告诉我,民航市场的一切应该由市场来决定。这就是市场决定的结果,这样的市场决定还少吗?”他认为,俄罗斯政府应限制包机航空公司的数量,减少至2-3家即可。他说,俄政府必须介入此领域,不能任由所谓的市场调节,以确保服务质量和安全飞行。
    而俄自民党主席日里诺夫则表示,必须对俄罗斯的重工业实行国有化。他说,“不能让私人染指重工业。我们有多少资源,但我们还是很穷。市场是追求利润的,科加雷姆航空公司获得了利润,但现在却埋葬了200多人。安全是需要支出的,小航空公司不想支持安全费用。他们想最大限度的压缩支出,这就是压缩的结果!”
空难促使俄反思航空业现状 空难促使俄反思航空业现状 空难促使俄反思航空业现状 空难促使俄反思航空业现状 空难促使俄反思航空业现状 空难促使俄反思航空业现状 

0



推荐 7